微博@默默是昵称
晋江/废文网/二维秀@默默有爱

【娱乐圈/原耽】⭐️小卷毛踏星记⭐️(13) 萌生

哎,翻看这一章怎么有点鼻酸了⋯⋯

(01-03) 高土挫与小妖精/锅盖头与卷毛狗/宠物情人 (04) 校草信箱 (05) 失信待领 (06) 半路家长 (07) 命运 (08) 梦想 (09) 我不卖的 (10) 虚浮 (11) 疯了 (12) 飞水

(13) 萌生 [方元正,我会不会杀人了……]

小草直接逃回家。

怕从徐步兜里拿回手机会惊醒晕了过去的他,小草一直到机场才能刷脸向航空公司地勤人员借手机打给方元正,当方元正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来的时候,小草终于憋不住唰地掉下眼泪,没交待发生了什么事,只咬着嘴唇低语,“我在机场……我现在回家,现在……”

陌生的号码、憋着不让自己哭的声音、失联的三个小时,握着手机的方元正拼尽全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强迫自己不迫问小草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没有人在他身边,不能把他吓着……可是方元正的声音还是有点抖……

“卷毛……很乖的……告诉我你有没有受伤……”

听到方元正那宠溺自己的声音,小草终于哭出来,“没有……没有……”

方元正还是不敢放松,再轻轻问,“有没有那里不舒服……”

小草一边吸着鼻涕一边说,“胃……胃不舒服……”

一瞬间,方元正的脑袋里蹦出各种可能性,小草被灌酒了、小草被迫食下什么奇怪的东西了、小草遇上恶心吐的人了……

仍然泪眼汪汪,小草吸着鼻子说,“我喝了酱油水……加了冰的……”

方元正,“……”

“是徐叔……徐步……戏里演我爸爸那个……”

方元正屏息静气等待小草慢慢把事情说出来。

“他把我骗到酒店房间里,然后……然后想骗我喝下混了迷药的可乐……他房间里有摄录机……”

方元正的呼吸凝重起来,抓起笔,抖着手在傅青枫递给他的纸上写下“徐步”两个字。

小草静了下来,方元正知道他一定是想把事情说出来的,便慢慢引导他,“但是你没有喝下那杯可乐……”

“我拿它来煮泡面了!”累积了一整晚的惊慌情绪终于彻底崩盘,小草颤着声音呢喃,“我煮了一锅迷药泡面给徐步吃……他吃了……我把他迷晕了……方元正,我会不会杀人了……”


三个多小时的航程简直要了三个人的命,小草在飞机上一直用毯子把自己整个人遮盖,除了不被人认出之外,他已经想不到自己还能做什么了,方元正逼迫自己不能崩溃,带着小草喜欢的巧克力打车赶去机场,傅青枫跟张暮宁在电话里把事情说了一遍,最后撂下两句“如果你们斗胆联合什么人把事情歪曲一分,我们是贱命!”

张暮宁赶紧说“傅先生这是什么话?卷毛是我的人!我不会让他受委屈的。”傅青枫没有告诉张暮宁小草在回家途中,只要求她在一个小时之内搞清楚徐步是生是死。

徐步没死。

方元正在机场角落等待飞机降落的时候接到傅青枫的电话,没头没尾只说了四个字,“没死没残。”

胸口那块大石终于嘭地卸下,一股热血渐渐贯通了四肢百骸,方元正扑到洗手间里好好洗把脸,再在镜子前把自己拾掇好,一定要让卷毛看到自己的时候开心起来,一定要!

凌晨降落的航班乘客依然不少,方元正盼着望着,终于看到小草的身影,纵然隔着一段长距离,小草脸上那双大而迷茫的眼睛,依然随即引起其他接机人的注意,小草也看到方元正了,脚步不其然急促起来,方元正想立刻告诉小草那个贱人没事,可小草没有手机,又不能大声喊叫,方元正灵机一触,向小草打起手语来——


没事、没事、没事……方元正重复地打着,小草终于看到了,脸上漫开一抹不确定的笑容,方元正继续打着同一个手语,小草一边向前走,笑容一边渐渐变得明朗起来,到只跟方元正距离两米的时候,方元正换上另一套手语——


小卷毛,我爱你。


因为粉丝都以为小草正在剧组里,这次回家倒可以和方元正轻松踏入家门,甫关上大门,傅青枫便从橱房里捧出一个热腾腾的锅子放在饭桌上,又进橱房拿出碗子勺子,小草与方元正面面相觑,走到饭桌边把锅盖掀起……

“卧糟!”小草惊叫,“汤圆!我们家居然有汤圆!活久见啊啊啊!”

方元正轻拍一下小草的头壳,手忙脚乱地帮忙。

小草还没坐好便急匆匆捞起一颗放进嘴巴里,一边呵着热气一边咀嚼一边叽哩咕噜地说,“我的天呀是花生馅儿的我要哭了……”

“吃多点。”正当方元正以为傅青枫要破格说出温情的话来时,傅青枫接着说,“一肚子酱油水,吃这个洗洗胃。”

方元正,“……”

小草一边嚼着软糯香甜的汤圆一边翻白眼,然后两个人同时想起一年多前,傅青枫丢下那句耐人寻味的“有饿过你肚子吗?”时,小草让方元正不要多想,因为“我小叔卖你的是甜点,喂你的是毒鸡汤。”

念着傅青枫居然弄了这个象征团圆的甜点来招待忽然回家的自己,小草憋着气忍着不笑,但方元正却顶不住了,噗哈一声笑出来,小草见一贯对小叔尊敬有加的男友这么放肆,也豁出去了,咔咔咔咔地跟着大笑起来,把所有晦气丧气全部笑走!

傅青枫抽了抽嘴角,把一颗汤圆送进自己的嘴巴里。

方元正也不再拘泥于在傅青枫面前和小草腻歪,捧着小碗子,把他的卷毛狗喂得满嘴甜汤。


暂时远离烦恼的一刻,被突然响起的门铃声嘎然打断。

凌晨两点多的门铃声,让大家立刻警戒起来,小草拉起方元正,把他往房间里推,“不准出来!”

方元正不依,“为什么?你才应该好好在房间里待着!”

“万一是警察来抓我!还带着摄制组全程录影呢?”小草几乎要把人踢进房间里了,“你不能曝光!会害死你的!”

你推我挡,小草和方元正、连同在大门边的傅青枫三把声音混在一起——

“卷毛!”

“方元正!”

“嘘!”

“方元正进去。”傅青枫下命令。

一股浓浓的闷气堵在胸口,方元正悻悻然走进房间,他对自己在小草身处危险的时候还反过来被保护实在怨恨非常。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个念头开始在他心里萌生。

傅青枫吸一口气,弯身看了看防盗眼,定神五秒钟后,把大门打开。        

评论(1)
热度(9)

© 默默有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