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默默是昵称
晋江/废文网/二维秀@默默有爱

【娱乐圈/原耽】⭐️小卷毛踏星记⭐️(14) 回去不回去

觉得傅叔萌萌的 _(:D)∠)_

(01-03) 高土挫与小妖精/锅盖头与卷毛狗/宠物情人 (04) 校草信箱 (05) 失信待领 (06) 半路家长 (07) 命运 (08) 梦想 (09) 我不卖的 (10) 虚浮 (11) 疯了 (12) 飞水 (13) 萌生

(14) 回去不回去 [他不回去就是没专业操守、违约⋯⋯]

门外站着的是穿着随意、几乎没化妆,一副匆匆赶过来模样的张暮宁。

傅青枫没有请张暮宁进屋,倒是张暮宁看见屋内饭桌上的锅碗瓢盆,意会到小草的确逃回来了。

“我不会迫卷毛回剧组的。”张暮宁深谙男人吃软不吃硬,先得到进屋的机会,才能一步步拿回主导权。

“让暮宁姐进来吧。”小草在傅青枫身后说。

张暮宁坐下在小沙发上,傅青枫冷着一张脸,甭说一碗汤圆,一杯清水也没有倒给她,张暮宁没计较,看着小草,以她能表现得最诚恳的语调说,“是暮宁姐不对,没派人照顾好你,对不起卷毛,一定让你非常害怕了,对不起。”

小草抿着嘴一言不发地看着张暮宁。

“我知道,”张暮宁叹一口气,“你们绝对应该怀疑我……要不这样,你们录音,把我现在和你们说的话都录起来留着。”

傅青枫仍然啥表情都没有,但掏出了手机,把录音功能调出来。

张暮宁清清喉头,“卷毛,暮宁姐再一次跟你道歉,这次绝对是我疏忽,人手紧绌不应该是我让你自己进组的理由,不能够因为你比其他人坚强反倒让你受到伤害,我答应你,也答应你傅叔,这种错误永远不会再发生。”张暮宁看了看傅青枫,再补充说,“卷毛,暮宁姐完全相信你,咱们现在可能没办法对那个人怎么样,但这一笔帐我记下来了,一定找机会替你算回来。”

傅青枫突然插入说,“是那一个人,说清楚。”

张暮宁无奈在录音机前说,“徐步。”顿一顿后再说,“贱人。”

小草垂下眼睛没什么表示,张暮宁轻轻说,“卷毛,真的真的庆幸你毫发无损,否则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好过……当然现在也不好过……你是怎么发现那个人图谋不轨的?”

小草抬起眼睛,张暮宁立刻说,“我不是套你话,录音在你们手里……我只是想知道详细点,也好警惕一下其他人,徐步一直都是拍八点档,跟我们从来没有合作过,他也没什么新闻,无论是台面上或是背地里……真是从来没有听到过他是这样的人……不过他算是胡子导演的班底,小胡子每一部戏几乎都有他……我不是推卸责任,但这件事小胡子确实有帮凶的嫌疑……”

小草终于开口,“徐叔他……他用不会弄新手机骗我到他房间去,然后又骗我把我的手机给他看,可他拿到我的手机后却说了一句“苹果手机的高清显示屏确实比其他手机强。””张暮宁皱皱眉头,像有点听不懂,小草解释,“他对手机那么有研究怎么会不懂弄新手机?”

张暮宁呆了呆,“真是……太聪明了……傅先生,你真的把卷毛教得很好!”

傅青枫的嘴角又抽了抽。

“而且我看到他房间里有架起来的摄录机……其实好险,他说那句话的时候我刚要喝那杯可乐,杯子都已经在嘴唇边了……又如果那杯不是可乐,是果汁,我也不能用酱油水唬弄过去……”

在房间里的方元正,不但听到了断断续续的细节,还想像到在客厅里的小草,一个人坐在椅子上讲述恐怖经历,却没有人给他一个及时的拥抱。

“徐叔现在怎么样了?”小草终于问。

“能怎么样?躺着呗。”张暮宁换了换坐姿,倾身拍拍小草的手背,“不用担心,你把那个东西加水煮沸了,效力一定减低不少,卷毛,暮宁姐不是拿你的恐怖经历开玩笑,但是你真的太太太机智了,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用这么逗趣的方法反过来把那个贱人制服,简直……服了。”

“你是不是想说咱们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拍……?”小草转了转眼珠喃喃自语。

“卷毛,”张暮宁温柔地问,“你还想回剧组吗?”

屋子里陷入一片沉寂。


小草知道张暮宁这问题只是一个哄他的姿态而已,他不可能不回去,虽然张暮宁一再重申她不是皮条客,也口口声声说她百分百相信自己,又让小叔把她的话录下来,但这全是他一面之词,徐步肯定不会承认这事,而他既没有受伤,也没有什么不舒服,根本没有不回去的理由,这戏已经拍了三分之一,他不回去就是没专业操守、违约,剧组肯定要他赔偿,他怎么可能赔得了,就算他从什么地方弄来医生证明,从此他就会被制作人标签成一个未红先骄、任性、没团队精神的艺人。

“徐叔拿了我的手机,”小草无厘头地说,“手机是我进组前才换的,贼新的。”

小草话音刚落,一叠钞票唰地被扔在小桌子上,小草和张暮宁同时被吓了一跳,猛地扭头看向傅青枫,只见傅青枫黑着一张脸,嘴唇像是没怎么动地说出了三个字,“买新的。”

不过是三个字,张暮宁就不淡定了,连忙站起来把钞票塞回傅青枫手里,“别这样傅先生,卷毛丢了手机当然是公司买一部新的给他用!本来就是应该的!他的粉丝天天在他微博下求自拍照,没一部像样的手机怎么能成,让卷毛休息一天,天亮了我让人立刻替他买一部新的苹果机送过来,后天我亲自带他回剧组,我会替卷毛找个专属他的助理,二十四小时陪着他那种,没找到合适人选前,我亲自带他!”

房间里的方元正,心里咯噔了一下。

客厅里的傅青枫则像一尊佛那样动也不动,张暮宁有点抓不准要怎么样才能撼动这个看来并不稀罕当“星爸”的男人,只要他稍稍暗示一点条件,那就好办,一个没有要求的人最难搞。

“不能打给徐步问问他我的手机吗?”小草看看他的小叔,又看看张暮宁。

张暮宁懂了,小草想确认徐步不会倒过来诬陷他。


没有徐步的直接联系方法,张暮宁打给胡子导演,胡子导演也没多说,直接表明他正在徐步的房间里,让徐步来听电话。

小草轻轻叹了口气,果然自己并没有多虑,这么轻易拿到角色是有原因的。

张暮宁把手机调成扩音模式,以听在小草和傅青枫耳朵里非常客气的语调说,“哎徐叔,我是暮宁。”

徐步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却沙哑得吓人,“啊……张暮宁对吧?”

“是的,”张暮宁瞄了瞄小草,“是这样的,小胡子刚联系我说徐叔身体抱恙了,后面的拍摄日程要调一调,碰巧我这边有突发状况需要卷毛回来帮忙拍几场戏,就漏夜把他带回来了,卷毛刚说走得太匆忙,手机好像落在___”

“啊是的是的,我才问小胡子卷毛住那一间酒店想让人把他的手机送回去,”徐步的声音烂得像个老伯伯,“卷毛这孩子真乖,收工后来替我弄新手机,还煮面给我吃,真是……我这几天一直感冒嘛,吃了药就睡死了……小胡子这不是来看我是不是真的死了吗,哈哈哈哈……”

张暮宁离开后,方元正从房间里出来,劈头第一句就说,“我要申请当你的助理,二十四小时陪着你那种!       

评论(2)
热度(7)

© 默默有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