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默默是昵称
晋江/废文网/二维秀@默默有爱

【娱乐圈/原耽】⭐️小卷毛踏星记⭐️(15) 大小世界

“让人类先等等,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 方哥有点酷!

(01-03) 高土挫与小妖精/锅盖头与卷毛狗/宠物情人 (04) 校草信箱 (05) 失信待领 (06) 半路家长 (07) 命运 (08) 梦想 (09) 我不卖的 (10) 虚浮 (11) 疯了 (12) 飞水 (13) 萌生 (14) 回去不回去 

(15) 大小世界 [凭没有一个人是可以相信的,除了我。]

“我要申请当你的助理,二十四小时陪着你那种!”

小草:“……”

傅青枫:“……”

“不行。”小草断然拒绝,“你好好读研读博,我方哥是方博,不是方助理,你要成为科学家,那种贡献人类的科学家!”

“让人类先等等,”方元正淡然地说,“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

小草两个小鼻孔哼出闷气,“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凭什么……”小草以为方元正会说凭我是你方哥、凭我是你男票、凭我是你主人,结果方元正说了一句让所有人都静默下来的话——

“凭没有一个人是可以相信的,除了我。”


两个人好久没一起挤在窄窄的床上了,方元正一直哄小草睡,但他自己同样一点睡意也没有,在徐步这件事上,小草看似有惊无险,还貌似因而争取到更多重视与资源,怎么算也没亏,然而只有他俩知道,为这事而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巨大,因为这一点点资源,是以对世界不再信任换来的。

小草进了演艺圈一年半,直到这个晚上,小草和方元正才被迫真正长大,从此要时刻提醒自己,收起无用的纯真,拒绝愚蠢的善良,不能再相信身边任何一个人,那怕是跟你一起用心完成工作的人,那怕是帮你摆平麻烦的同伴,没有一个人是可以相信的。

明明踏进了一个大世界里,可是内心的世界却变得比从前更小,小得几乎只剩下自己。

方元正抱着小草,如果世界那么小,那他必须和他的卷毛狗挤在一起。

“方哥。”

“嗯?”

“徐步都知道我的背景。”

“什么意思?”

“知道我没什么人,就一个小叔。”

方元正把小草抱得更紧。

“这就是所谓的没后台吧。”小草嘟囔,“他们都算计好了,把我办了我又能怎么样?报警?把徐步捅出来?甭说没证据,就算有他也会说是我投怀送抱,是我想抱他大腿吧,他们知道我没资本违约,只能忍气吞声留在那儿,然后徐步就可以利用拍下来的视频威胁我,要我继续给他免费玩儿,连药都不用再下。”

“现在我们至少有张暮宁的录音,”方元正顺着小草的脊背,“不能再相信张暮宁,但她至少还在演白脸,表面上她必须确保徐步和导演不再乱来。”

“我必须再红一点。”小草转身把自己卷成虾米一样嵌进方元正的怀内,“会生金蛋的话,暮宁姐就不会把我放养,不会随便把我当人情卖。”


才朦朦胧胧睡着没多久,门铃声再次响起来,方元正和小草都睁开了眼睛,听到傅青枫趿着拖鞋的脚步声,小草突然弹坐起来,“小叔那么跩,暮宁姐会不会生气?会不会叫人来揍小叔?”说着已经下床要开门出去。

方元正连忙把小草拽回来,“不会的,这才几点?揍人的不会那么早起床的!”

小草一怔,扭头看着方元正,“方哥,我……有点想笑……你的理由很……周星驰。”

方元正,“……”

又一声大门关上的声音,方元正打开房门,正好迎来手里拿着一个白色盒子的傅青枫。

是张暮宁差人送来的新手机,小草有点疑惑地接过,“揍人的不会那么早起,卖手机的倒是起得挺早……”

方元正拿过盒子拆开,一边替小草设置手机一边说,“就是说公司一直存了新手机但就是没有给你,看,连号码卡都有。”

傅青枫挠挠后脑勺,打个呵欠说,“送手机来的人说张暮宁让你看看微博。”

小草用笔电打开微博,被扑面而来的几千封未阅私信吓呆了,“我靠……什么情况……”点开其中几封,全都是——


“卷毛,你快上微博跟我们报个平安吧,我们担心了一整晚全都没睡……”

“卷毛,不哭不哭,从来没见过卷毛哭的,看到你哭我们心都碎了……”

“卷毛,谁欺负我们的宝贝卷毛谁原地爆炸!就知道张暮宁不疼你,让你一个人进组,这破剧又完全不让粉丝探班,藏着掖着就是有鬼!卷毛,记住你背后有几百万米粉挺你!”


“米粉”是小草粉丝的名称,粉丝说米粉细细卷卷,跟小草标志的头毛一样,“粉”字又有双重含义,还说如果小草饿了,把“米粉”吃掉就可以了!小草和粉丝一直处于亲切却不是那么亲近的距离,出道一年多也没有举办过粉丝见面会之类的活动,小草不肯定这种要粉丝花很多钱的活动对自己和对粉丝是不是真的有益,张暮宁也说这种事情不急,再攒一下粉丝量和人气才好好安排。

“我什么时候哭了?”小草一脸懵逼,“谁在什么地方看到我……呀!机场!我靠靠靠!!!”

小草点进热搜榜,果然实时热搜榜第六条正是“小卷毛夜哭机场”——


“国民萌物小卷毛昨晚被路人拍下独自在C城机场乘夜机回S市的照片,小卷毛不但两手空空走得匆忙,还躲在角落一边哭一边谈电话,手机更是向地勤人员借来的!小卷毛两个月前进组拍摄《我是良人》,饰演徐步和静婷婷的袭哑幼子,进组前四个月,小卷毛足不出户狂练手语,据说无论是导演或是剧里的资深演员,对卷毛的表现都赞赏不已,未知发生了什么事让他逃离剧组;小卷毛出道以来以萌翻天的形象深受粉丝和广告商欢迎,其经纪人张暮宁也对他宠爱有加,只是此次进组据说因为人手不足,张暮宁并没有为他安排贴身助理;此组照片昨晚凌晨曝光后,粉丝整夜不眠不休试图联系经纪公司查询小卷毛的状况,但直至今天早上经纪公司还没有发出任何消息,小卷毛也没有更新微博,《我是良人》剧组今天突然休拍一天,未知跟小卷毛夜哭机场有没有关系。”


小草抬头看了看他的小叔,又扭头看着一块儿看帖子的方元正,傻笑一声说,“哈,我咋成了国民萌物?这词儿怎么听怎么像是出土文物这一挂的。”

这一次轮到傅青枫和方元正翻了个白眼。

评论
热度(9)

© 默默有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