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默默是昵称
晋江/废文网/二维秀@默默有爱

【娱乐圈/原耽】⭐️小卷毛踏星记⭐️(18) 我乐意

傅叔、卷毛、方元正、方妈妈,每一个人都影响着每一个人,或毒毒地,或温柔地 :-)

(01-03) 高土挫与小妖精/锅盖头与卷毛狗/宠物情人 (04) 校草信箱 (05) 失信待领 (06) 半路家长 (07) 命运 (08) 梦想 (09) 我不卖的 (10) 虚浮 (11) 疯了 (12) 飞水 (13) 萌生 (14) 回去不回去 (15) 大小世界 (16) 助理的典范 (17) 放纵

(18) 我乐意 [谈恋爱就是你负累我我负累你。]

“小叔求你了……”

“自己男票有多倔心里没点逼数吗?”

“小叔,方哥最尊重你了,你的话他会听的……”

这是小草唯一想到能阻止方元正去犯傻的办法。

可是要傅青枫说话,跟要方元正不管自己一样艰难。

“小叔,你就不能破例一次掺和一下吗?”

傅青枫依然没有任何表示,小草有点意会到他的小叔可能压根就支持方元正这疯狂行为。

“小叔,我这不是害死方哥吗?他大好的前途俊俏的外型,全毁在我手里了……”

“你跟他分手不就得了。”

小草,“……”

骤听小叔这话彷佛是暗讽自己矫情,但小草冷静下来后却发现,傅青枫说得再正确不过了。

不是说分手再正确不过,而是一切的一切,皆因两个人的命运早已纠缠在一起,就算今天方元正放弃当自己助理的念头,某天也会有另一件事刺激他萌生另一个疯狂的念头,同理,既没有表演欲也没什么才华的自己,为啥会走上当明星这条路?不过是为了在被环璄拆散自己和方元正前尽快征服环境,当自己在这条路上遇到恐怖难堪的事情,难道方元正又要说是他把自己害的?

傅青枫头也没抬,刷着手机随随便便又甩出一口毒鸡汤,“谈恋爱就是你负累我我负累你。”

小草生气了,小叔的毒鸡汤怎么可以每一口都毒得那么有理,简直是欺人太甚!“谈恋爱还可以你进入我我进入你!小叔你今年三十八了,快点找个人进入一下吧!”

傅青枫一脸嫌弃地抬起头,“这个根本不用谈恋爱也可以。”

炸了炸了,小草抓住自己头顶的卷毛,啊啊啊啊地在沙发上滚来滚去,傅青枫看着更嫌弃了,“方元正让你这三个月都不要找他。”

“什么?”小草一咕噜扑到傅青枫跟前,“方哥已经找过你了?”

“不行?”

“居然抢在我前面争取小叔的支持……”

“你烦不烦?”

“你们抱団联合起来挤兑我……”

傅青枫直接站起来像逃避瘟疫那样把小草丢下在客厅里,走到睡房前才停了停说,“如果方元正折腾一番你却不让张暮宁聘用他,那才真是把他害惨。”

“小叔!为啥方哥这三个月不让我找他……”傅青枫已经关上房门,小草自言自语说下去,“为啥不直接跟我说……”


方元正对小草眼眶噙满泪水继而大哭说“不要”那一幕还是揪着心疼,他不能再看到小草那哀求他的眼神,这件事情势在必行,方元正不愿意听取、考虑任何人建议的任何折衷方法,他的卷毛狗从此以后必须由他亲自照顾,不能再把他曝露在任何险境下。

小草差点被徐步下药迷奸那一幕,那个让方元正差点疯掉的晚上,已经在他心里烙上无法磨灭的阴影,什么学业事业,什么男神形象,通通不值一哂,那怕自己本来不到三十岁就能拿到博士学位,如果小草没了,什么功名利禄都再没有任何意义。

方元正铁了心,为了不被小草的萌样儿软化,只得同时铁了心三个月不跟他见面,方元正只给自己这么一点点时间变身,他等不了了,不但他等不了,马露露迟早是要被张暮宁调走的,如果他不及时补上,就会有牛露露羊露露冒出来跟他抢这一口饭,关键是他不一定能抢得到。

要成为国民萌物的小助理对方元正来说并不是那么容易,虽然说小草同意与否看来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但说到底张暮宁才是掏钱的那个,用脚趾头想也能明白,得到张暮宁的信任才是王道,而且没有一个经纪人是不想控制艺人的,所以助理表面上是伺候艺人,实际上必然是经纪人的耳目,甚至傀儡。

如果说马露露作为小草助理的硬伤是性别,方元正的硬伤则不但是外型,还有对当助理来说过于优秀的学历,聪明的老板都不会聘用资历过高的人,知人善任一定比大材小用强,怎么圆这个谎也是方元正要好好准备的功课。

幸好有一件本来在方元正列出的清单上算是最难搞的事情意外地自动解决,他妈妈。

总不能一直把妈妈留在邮轮上,然而要怎么向她解释不继续读研还特么连身材样子都忽然来个基因突变?


方妈妈在邮轮上并没有碰上艳遇,却找到一份工作。

方元正的外公外婆是法借华侨,方妈妈虽然十来岁时已经回国,但法语还是能说会写,嫁给方元正爸爸前,她在外资企业打工,是法籍老板的私人秘书,这次在邮轮上,方妈妈认识了一名做法国红酒生意的香港人,对方正寻找懂法语但要求工资不太高的助理长驻南方G市,方妈妈离婚后一直想找一份工作让生活充实点,但长时间脱离社会又没有人脉,这次偶然得来机会,她实在不想放过,就怕儿子不喜欢她离家那么远,没想到宝贝儿子连连说好,还特细心地替她打包。

不过看着活脱脱长成美男子的儿子蹲在行李箱前,方妈妈又有点舍不得,“我的崽要把妈妈送走了。”

方元正有点做贼心虚,低头勤奋地把箱子理好,又进进出出把一些小杂物放进手挽袋里。

最后还是方妈妈把儿子拉过来坐好,“长大了。”方元正看着母亲还是宛如少妇的秀丽脸庞,拉过她的手来用自己两只手包裹着。

“我的崽长得真好看。”方妈妈笑了,“得让多少女孩子心碎。”

方元正摇摇头,非常艰难地才说了一句,“妈妈你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方妈妈有点愕然地注视着自己的孩子,未几才释然地说,“对,我们都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要不失败了多不甘心,喜欢的起码能图个我乐意。”

方元正从来不是那种会向妈妈撒娇的孩子,方妈妈也习惯了儿子的倔强内敛,也大概猜到儿子有事情藏在心里,可是儿子的事情她能替他出主意吗?她彷佛连自己的事情也没有处理得妥妥当当,跟方元正爸爸离婚前闹了多少年,回想起来这得给儿子多大的心理阴影。

“妈妈不太懂得说好听的话,但是我的崽是个有分寸的孩子,这我知道的。”

方元正更加惭愧了,红着脸抱住他妈妈,方妈妈被儿子这突然而来的情绪吓了一跳,但孩子温暖的拥抱让她感到莫名的安慰,她一直觉得自己并没有做什么让儿子成长为这么优秀的孩子,仿佛是上天让她在那段破裂的婚姻里捡到了一份安慰奖。

时光荏苒,前事已经模糊,未来不可预期,只有眼下的一刻才最真实。      

评论(4)
热度(9)

© 默默有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