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默默是昵称
晋江/废文网/二维秀@默默有爱

【娱乐圈/原耽】⭐️小卷毛踏星记⭐️(20) 面目全非

会帅回来的!会帅回来的!会帅回来的!

(01-03) 高土挫与小妖精/锅盖头与卷毛狗/宠物情人 (04) 校草信箱 (05) 失信待领 (06) 半路家长 (07) 命运 (08) 梦想 (09) 我不卖的 (10) 虚浮 (11) 疯了 (12) 飞水 (13) 萌生 (14) 回去不回去 (15) 大小世界 (16) 助理的典范 (17) 放纵 (18) 我乐意 (19) 人仰马翻

(20) 面目全非 [从今天开始,我要和你玩一个游戏。]

方元正!居然背着我联系到马露露,还成功让露露把你推荐给张暮宁?!

为啥要这么转折啊……

又为啥要暪着我啊……

小草不自觉地扁起嘴巴,男神学霸的思路凡人真是看不懂。

张暮宁还以为小草习惯了马露露不想更换助理,半哄半给他解释,“始终要一个男的才方便,如果给你接个古装片,横店那里上个厕所都不简单,到时候你就知道男的才好用。”

小草回过神来,驴唇不对马嘴地问,“我拍古装?”

“谁不拍古装?人人都拍古装。”

“我一头卷毛狗能拍古装?”

张暮宁笑了,“傻瓜。”正当小草想像自己的古装造型并且即时被自己雷到的时候,张暮宁继续她的思想工作,“还有一件事,我想让你搬出来。”

“嗯?”小草有点听不明白。

“你现在住的地方太不方便,狗仔私生饭自出自入,而且……这样说吧,要接一些更高档的品牌代言,你个人的形象也必须配合。”

就是说现在自己的住处太寒碜呗。

“可是我小叔___”

“傻孩子,你小叔正当盛年,你倒是让他能带个人回家啊。”

“……”

“其实你每次进组都离家好几个月,傅先生一定早就习惯了。”

小草轻叹一口气,张暮宁这是要硬生生拆散自己和小叔,上次小叔拿着录音机迫她说徐步是贱人这一笔,真的被记下来了,可就算张暮宁同意让小叔住进新居,长期荷尔蒙不平衡的小叔一定不鸟自己,但这么一走,这个所谓正当盛年的男人不就成了空巢老人吗……

“如果那个方什么你看对了眼,我就让他住进去照顾你。”

“什么???”小草忽然大叫起来,“住一块???”

一直懂事并且适应能力极强的小草从来没有起过这么浮夸的反应,张暮宁有点被吓到了,只道他还没接受要搬离旧居,复又抗拒和陌生人同住才失常起来。

“没事的,那个房子有三个房间,一大两小,小的一个我让人改装成你的衣帽间,剩下的就给你的助理睡,卷毛,两年多了,现在你势头正好,你要把握机会,认真学习怎样当明星。”张暮宁趁机抖出一堆要求,什么人人都走机场秀你也必须走,咱们可以不上演技课但必须认真学习摆pose,还有,挑一门简单的才艺往死里练,当有综艺节目找上门来就可以给粉丝一个惊喜……

小草呆呆地看着张暮宁,小脑袋却炸出朵朵桃花!可以名正言顺和方元正同居!是同居、同居、同居啊啊啊!

怎么可以让方哥睡小房间?我的方哥当然是跟我睡!天天月月年年跟我睡!跟我睡!跟我睡!跟我睡睡睡!


“卷毛?”

“好的!!!”

“……”


小草不敢在方元正现身前打扰他,经过今天的“惊喜”,他知道方元正有他的安排,而且他刻意不在事前让自己知道细节,有可能是怕自己拖他后腿……不过关键是,小草感觉事情走到这一步,有点魔幻又有点……好玩。

噗。

没有人知道他和方元正的秘密,他们将在所有人面前演戏,这真的特么……刺激!

躺在小床上,小草看着残破的天花板努力回想方元正种种模样,帅气的、俊美的、挺拔的、酷酷的、骄傲的、色气的、沉沦的……和方元正相恋五年以来,两个人连一张合照也没有,彼此的手机、电脑里也没存对方的照片,甚至微信上的对话每天都删得一干二净,自己提出的严格要求,方元正一直顺从,然而两个人走过的路、说过的话、许过的诺,落得一点凭据也没有。

可是,自己对方元正是那么有信心,就像方元正第一次提出要当自己助理时说的那样,除了他,没有人能让自己那么放心。

那天,方元正问自己能不能记住他的模样……是不是傻,就算得了老人痴呆症也不会把你的模样忘掉。

带着满脑子方元正,小草沉沉睡去,梦中,还是那个抱着自己,俊俏深情不已的小恋人。

以至第二天当方元正真的重新出现在小草面前时,他以为自己还在做梦。


这我……我的……方哥?

红黑白格子衬衫、敞开的胸襟里一件圆领白色T恤,T恤下摆挤进牛仔裤里,包裹着圆润的小肚腩,牛仔裤有点宽,过长的裤脚没有修好,只随便卷起来,脚上踩着匡威黑色帆布开口笑,手腕上一只淘宝款式的钢带方形电子表,全身上下没有一件东西是方元正喜欢的。

小草盯着方元正的小肚腩,再战战兢兢地斜睨一下他的脸,一副粗黑框眼镜占据了他三分之一的脸,曾经轮廓分明的样子变得有点模糊,然后……

小草闭了闭眼,方元正十四岁时抗议老师冲动去剪的锅盖头又重出江湖了。

小草的心怦怦乱跳,咽了咽口水,然后,又重复多咽了一口。


张暮宁刚刚单独和方元正谈了四十五分钟,花四十五分钟面试一名艺人助理算是非常严谨了,张暮宁挺满意的,就把方元正带到小草眼前。

“咱们家卷毛忒懂事了,不骄气,没脾气,生活能自理,有时候我还真希望他耍点明星范儿。”张暮宁一副护犊子语气,“卷毛过去两年多很争气,对不对卷毛?”

不知咋地小草腼腆起来,小脸泛起红霞,张暮宁看着啐啐啐笑了,“哎怎么害羞了?我是实话实说,头一两年公司怎也要观察一下新签约艺人的表现,今年开始咱们的步伐将会完全不同。”张暮宁转而和方元正说,“未来三年对卷毛很重要,他会比过去两年忙碌多了,遇到的事情也会复杂得多,当助理是件苦差事,你要有心理准备。”

小草听到“当助理”三个字时,心脏又砰的跳了一下,他现在对自己的未来一点兴趣也没有,只想张暮宁尽快把方元正留下给他。

“阿正说在学校时就知道你了,他比你高两班,你可能对他没什么印象。”

阿正?什么鬼?

“我……”小草磕巴起来,“我、我以前……傻不拉叽的……”

“那个,”方元正终于说话了,声音仍然是那么浑厚,“卷毛头很好认。”

张暮宁笑了,“注定是要吃这一行饭。”

方元正看着小草,眼神谦卑温柔,小草心里堵得慌,明明做了心理准备,但面目全非的方元正带来的震撼真是太猛了……

“卷毛,我把阿正留给你,你们同龄又同一个学校毕业,不愁没有话题,有些事情我已经吩咐了他,你们先处几天,磨合一下,我相信不会有大问题。”

张暮宁急着赴约,挽起包包就走了,把小草和方元正留在她的办公室里。


小草还是处于怀疑自己在做梦的状态,坐在小沙发上怔怔地不作声,方元正踏前几步,双手撑住大腿弯腰看着他。

“方哥……”小草的声音轻得几不可闻。

“卷毛,”方元正的眼睛透出一抺温暖的笑意,“从今天开始,我要和你玩一个游戏。”

小草的嘴唇微微张了张,几秒钟后才问,“什、什么游戏?”

方元正伸出手指头点了点小草的鼻头,“主仆游戏,你扮演主人,我扮演仆人,谁先破功谁就算输了,输的那一个要接受大惩罚!”

“⋯⋯”

“你猜,是你厉害还是我厉害?”

评论(2)
热度(10)

© 默默有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