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默默是昵称
晋江/废文网/二维秀@默默有爱

【短耽/九十年代/少年爱】❄️吻别❄️① 少年时

最美不过少年时⋯⋯

【预警:虐心、BE!】

① 少年时

1993年,张学友的《吻别》唱遍大街小巷。

十五岁的傅青枫每天清晨都骑着脚踏车,在九曲十三弯的小巷子逢弯过弯,清风拂脸,惬意得不得了。

骑到一扇锈红色钢板门前,傅青枫右腿一蹬,把脚踏车刹停,跩跩的小动作让他感觉超级爽。

开学已经是深秋,东北很快就要进入漫长的寒冬,益发让洒落在肩膀上的细碎阳光显得特别温暖。

傅青枫没有腕表,他都靠着阳光照射的角度揣测时间,阳光从肩膀爬到脸颊上了,那家伙还没出来。

从脚踏车上下来,傅青枫走到红色钢板门前蹲下,在墙垠寻找鹅卵石。

得找一块小的,不然把人家的窗给砸了。

吱嘎一声,钢板门被拉开,傅青枫扭头,一双穿着纯白色匡威薄底鞋的脚跨过门槛,“你丫小乞丐!”声音清亮说话粗鄙,“一大早就蹲在我家门口讨饭吃,不要脸。”

傅青枫抬头,阳光正照在这个人的脸上,带着点金黄色,顺带把他的头发镀上一层棕色。

“还不站起来?!”

傅青枫拍拍手上的尘土,撑着大腿站起来,这家伙的校服洗得发白熨得贴服,娘。

“你的车究竟什么时候修好?”傅青枫横他一眼,三两步翻上脚踏车,然后把书包丢到那个人的胸口上。

把两个书包交叉斜背着,一双纯白色的匡威鞋子踩在后轮上,“我就喜欢蹭你车,省心。”

傅青枫痞痞一笑,“娘炮。”

脚踏车唰地起步,在小巷子左拐右转,再冲出大路,两个人迎着风笑起来。

沿路上,傅青枫耳边响起细碎的歌声——


给我的一切 

你不过是在敷衍 

你笑的越无邪

我就会爱你爱得更狂野


“什么歌来着?”

“《吻别》呀,收音机整天在播,简直洗了脑。”

“傻逼。”


傅青枫曾经很努力想要忘掉这首歌,可是他发现张学友实在太红了,这首歌一直在唱,唱了很多年;再后来他又发现,很多事情并不是努力就能达成的。

例如忘记,又例如,爱情。

那个家伙的脚踏车后来还是修好了,然而傅青枫依然如约,每天清晨在锈红色钢板门前捡鹅卵石。

有时候那个家伙犯懒,又大模大样蹭到他的车尾,下雪天路不好踩,后背黏着个人,冷风打到脸上,可是身体是热的,脊背甚至在流汗。

毫无廉耻让他人劳动的家伙又在耳边唱起——


我的世界开始下雪

冷得让我无法多爱一天

冷得连隐藏的遗憾都那么地明显


“还不够冷啊,别唱这一首。”

“没办法,我这不是被洗脑了吗?”

“再唱今天的数学作业不让你抄。”


那家伙笑了,益发唱得更尽情——


我和你吻别在无人的街

让风痴笑我不能拒绝

我和你吻别在狂乱的夜

我的心等着迎接伤悲


“吻别”的“别”字是个高音,他还唱得特用力。

根本不用那么用力,分别本来就那么轻易。

------------------------

*张学友《吻别》

评论
热度(12)

© 默默有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