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默默是昵称
晋江/废文网/二维秀@默默有爱

【短耽/九十年代/少年爱】❄️吻别❄️② 沉

【预警:虐心、BE!】

吻别①

② 沉

夜自习后总是饿得肚皮贴着脊背,那垂头丧气的家伙像一块跳线的唱片,重覆念叨着“烤地瓜,烤地瓜,我想吃烤地瓜⋯⋯”

傅青枫装作不耐烦,拽起他的胳膊,把人拖到脚踏车停靠的地方。

书包挂到那家伙的肩头上,踢起支架,脚一跨坐在前头,“快啊。”

语气是急躁的,内心是懊恼的,这么小的一个要求,自己也不能替他做到。

鹅毛大雪让人几乎辨不清前路,背后的人紧紧箍着自己穿得臃肿的身体,藏在帽兜里的脸软软地贴在肩膀上,“喂,”傅青枫喊他,“不要睡,太沉了。”

那家伙乖乖的抬起头,蓦地,一阵响亮又悠长的咕噜声,居然穿透厚衣服没羞没臊地在黑夜里响起来,那家伙呆了呆,“靠,老子的肚子能发出立体声来!”

傅青枫嗤笑一声,心底却心疼不已。

其实谁没捱饿过,傅青枫自己也应该是饿着的,只是当一个人一门心思都在别人身上时,那怕只是一阵咕噜声,也容不下。


隔日傅青枫在英语课到一半的时候,皱着眉头跟老师说肚子疼,跑着离开教室,这一去,直到课堂结束时还没回来,老师心大,都把他给忘了。

那家伙却急了。

跑到卫生间大声喊“死人头傅青枫!你掉坑里呀!”

回声在空荡荡的卫生间回荡,他悚了,弯腰想窥看间隔里究竟有没有人,却被身后忽然传来,夹杂着喘气声的一声“喂!”直接吓到跪在地上。

“你傻逼啊!”傅青枫慌忙把他拽起来,“有没有磕到?”俯身往他膝盖上拍了拍,把沾黑了的地方拍干净。

“干嘛啊你,”傅青枫一副责怪的语气,“偷窥别人蹲坑你是不是变态⋯⋯”

以为那家伙必然会和自己扛起来,没想到他怔怔地不作声,傅青枫看着他怯懦的脸,顾不上面子,急切地问,“怎么了?不要吓我⋯⋯”

得不到回应,傅青枫像一个晚了回家,把孩子丢在家里的父亲,内疚地掏出玩具企图博孩子一笑,从兜里掏出一大包用报纸裹着的东西,胀鼓鼓的。

“喏,”握起那家伙的手捂到这团报纸上,“热腾腾的!”

怯怯的人终于动了动嘴唇,“什么来着⋯⋯”

“烤地瓜啊,闻不到味儿吗?”

傅青枫永远忘不了那家伙颤动着睫毛,接着豆大一滴眼泪唰地掉落在报纸上发出那“嘚”的一声,仿佛在高墙内回旋飘悠,久久不散。


那一天开始,傅青枫再没喊过那家伙娘炮。

那一晚开始,当脚踏车上的人把脸贴到他的肩膀上,他也没再说“太沉了”。

然而,这份牵连终究还是⋯⋯太沉了。

评论
热度(6)

© 默默有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