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默默是昵称
晋江/废文网/二维秀@默默有爱

【娱乐圈/原耽】⭐️小卷毛踏星记⭐️(23) 过客

这些事情现在没有答案⋯⋯

(01-03) 高土挫与小妖精/锅盖头与卷毛狗/宠物情人 (04) 校草信箱 (05) 失信待领 (06) 半路家长 (07) 命运 (08) 梦想 (09) 我不卖的 (10) 虚浮 (11) 疯了 (12) 飞水 (13) 萌生 (14) 回去不回去 (15) 大小世界 (16) 助理的典范 (17) 放纵 (18) 我乐意 (19) 人仰马翻 (20) 面目全非 (21) 主仆游戏 (22) 潜规则

(23) 过客 [如果只是为了挣钱,有什么好纠结呢?]

小草和方元正犹如回到高中时代,盘腿窝在沙发上,被一叠剧本围拢着,各自拿着本子低头刷刷刷地翻。

小草本想先快速掂量一下自己角色的动作戏比重,翻着翻着,脸上却出现各种小表情:大眼睛楞了一楞、眉毛一边高一边低地挑起、右边脸颊苹果肌像被针扎抽了抽、小嘴巴慢慢嘟起来……

沙发另一边,方元正原本正襟危坐一本正经地看,渐渐的,他的身体像一座慢慢倒塌的堆沙堡垒,一点点、一点点地滑下去,最后脖子枕在沙发扶手上,因为增重而长出来的轻微双下巴被挤出来,肉嘟嘟的。

小草丢下手中本子,是第十二集,方元正听到声音,稍稍挪开手上的本子,瞄瞄小草,他的卷毛狗正双目无神地凝视前方。

方元正也放下第十五集的本子,撑着坐起来。

两个人大眼望小眼,最后小草先开口,“这剧本……”

方元正抿着嘴,本来还想要不要拐个弯抹个角,但转念一想,小草这么精灵,任何粉饰、掩饰都是多余的,便直接说,“是___”

“等一下!”

方元正,“……”

“我来说,”小草翻着白眼,像个小和尚喃喃自语,“姚卷毛你也有今天了,让你运气那么好,信手拈来都是好角色,凭什么啊你,出来混早晚要还的,孽力回馈了吧……”

“卷毛!不要乱说,你又没做坏事,那里来孽力回馈!”

“草泥马这剧本是抄袭的!!!而且还抄得特中二!!!”

如果不是身为助理,方元正必然哈哈大笑,然后和小草比赛谁吐槽吐得更厉害,但现在成了局中人,自己最紧张的人将要出现在这个抄袭中二剧里,演的还是吃重的男二,非常有机会成为广大观众的笑料,网上喷子的黑料,心情便迥然不同。

小草完全泄气了,哔哩哇啦失控地喷,“妈个鸡把《霍尔的移动城堡》改成古装你以为就没人看得出来吗?我日我日我日!我那么喜欢的《霍尔的移动城堡》啊!呀呀呀!我要注册一百个微博小号自己上去喷!我自己喷自己!日了狗我演的是女主角!编剧这是喝蒙了吗?直接把女主角变性成男二好棒棒啊!”

“《霍尔的移动城堡》本身已经是改编英国一本奇幻小说,这是……抄上抄。”方元正也叹一口气,他已经可以想像到这部剧将会入围各大平台年度十大雷剧,而小草的名字将会永远被挂在这些榜单上。

难怪有人辞演,让小草执二摊。

自从徐步事件已经对张暮宁起疑心的方元正,不禁再一次怀疑她这是要捧小草,还是其实想把人毁掉,虽然这听起来并不合理。

不过小草显然是介意心爱的动画被粗暴地抄袭,多于关心自己的名声。


“方哥,真的好奇怪……”

“什么?”

“你说,我为啥要当个小明星?”


方元正一怔。

生活总是匆匆忙忙,要做的事情总是一大堆,偶而抬头,也总是在估量我们距离目标还差多远,得再用多少心思力气赶上进度,至于当初为什么会走上这条路,为了实现那个遥远的梦想而用上的各种方法,不能细想,想了,可能就会动摇,动摇了,可能就走不下去。

小草自顾自回答自己的提问,“我当明星的原因很简单,就是为了挣钱,我为什么要挣钱?原因也很简单,因为我想跟方哥私奔,我为什么要跟方哥私奔?因为我怕有人会来拆散我们,我想先发制人,在别人来阻挠我们前先行逃出去,就算逃不出去,遇上拿各种理由来拆散我们的人,能拿钱砸他们还是会有点用的……方哥,我这种想法,你会怪我吗?我总禁不住想,如果暪不过你妈妈,而她又接受不了我们,我会赔偿她一大笔钱……”

“傻瓜。”方元正把小草揽到怀里,“你说得好像我是被迫和你在一起,所以你要负全责,不要忘记是谁先告白的。”

小草仰头,“我呀。”

方元正低头,“胡说,明明是我。”

两个人翻了一会儿旧账,小草突然说,“既然只是为了挣钱,为什么要这么较真?”

方元正的喉头耸动了一下,“……底线,总有底线的。”

“徐步那件事,”小草从方元正的怀里挣脱出来,屈起腿抱着膝,下巴枕在膝盖上缓缓地说,“我一直有点纠结。”

方元正紧张了,“为什么不和我说?”话说出口又觉得语气太重,“对不起,这种事情也许最难跟亲密的人说……”

“干嘛道歉?”小草笑了,“我们之间永远不需要道歉。”

方元正揉着小草白白的脚背,“可以跟我说说吗……说一点点?”

“不是特别严重的事情,我就是矫情。”小草伸手把玩脚背上那双手,“徐步得手过很多次吧?”

方元正的手定了定,“嗯。”

“他家里藏着很多受害人的视频,直到他因为什么非法集资罪被刑拘前,有多少人一直被他胁迫……就算他现在被控制住了,但那些视频,永远是受害人心里一道剌。”

方元正点点头,耐心地听。

“我……怎么说,就是戏精本尊了吧,自己侥幸逃出来,摘干净了,心里却有另一个我,偶尔跳出来说,把这个贱人捅出来啊!沉默就是帮凶……”

方元正莫名鼻酸起来,赶紧吸一口气让自己镇定下来。

“然后当然又有另一个我蹦出来,把那个瞎热血的我打倒,无凭无据你瞎掺和什么?把自己的形象弄脏不说,徐步还会反手告你诽谤!惹来一身腥,那些受害人说不定根本不想曝光……第三个我这时候出场了,没叫你大喇喇昭告天下啊傻`逼,你可以做些小动作,提醒将要跟那个贱人合作的人嘛,能救一个是一个!”小草抬头苦笑地说,“我内心戏这么多,结果什么也没做;徐步被刑拘那天,消息还没出来的时候,我以为他是因为猥䙝事件被控制了,当时那三个我不停在脑袋里吵架,要去做证人吗?不要去!如果警察要求笔录呢?要实话实说吗?不要!你是干干净净的国民萌物,你的米粉绝对不想你跟这些脏事情扯上任何关系……我就是个戏精,可是我真演戏的时候,演技又不见得有多精湛……可是如果只是为了挣钱,有什么好纠结呢?

“现在又来一桩抄袭剧,不能不演,还应该要好好地演,当这部剧被骂的时候,身为主演之一,必须装成白莲花吧?要说,演员的责任是专心把戏演好,被骂被黑?不怕,自有粉丝替我挡……可是我心里有一万只草泥马在奔跑!如果只是为了挣钱,这些都是不值一提的鸡毛蒜皮……”


天色渐渐暗了,已经住了一阵子的新房子,仍然没攒够烟火气,屋内的人,像是过客,小草挽起方元正的手,微笑着说,“方哥你真好。”

方元正无奈地看着他的心头肉。

“谢谢你听我说,却没有教训我,没有跟我讲大道理。”

“卷毛,”方元正倾身在小草额角上吻了吻,“这些事情现在没有答案,我们先记下来,以后答案出现了,我一定在你身边陪着你。”

评论
热度(9)

© 默默有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