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默默是昵称
晋江/废文网/二维秀@默默有爱

【娱乐圈/原耽】⭐️小卷毛踏星记⭐️(24) 大姨妈

欲求不满的方哥哥 _(:D)∠)_

(01-03) 高土挫与小妖精/锅盖头与卷毛狗/宠物情人 (04) 校草信箱 (05) 失信待领 (06) 半路家长 (07) 命运 (08) 梦想 (09) 我不卖的 (10) 虚浮 (11) 疯了 (12) 飞水 (13) 萌生 (14) 回去不回去 (15) 大小世界 (16) 助理的典范 (17) 放纵 (18) 我乐意 (19) 人仰马翻 (20) 面目全非 (21) 主仆游戏 (22) 潜规则 (23) 过客

(24) 大姨妈 [我觉得我来大姨妈了。]

小草念书时可以说得上是得过且过了,因为爱看乱七八糟的小说杂志,中文算是成绩比较好的一科,其他的作业,如果没有方元正坐在他旁边督促,能趴着写不会坐着写,能混过去不会认真来,但所有任性懒散,在签下冰淇淋广告拍摄合约那一刻起,已经被妥妥锁在抽屉里了;自从当上艺人,该做什么认真做,收了钱的哟,会掉饭碗的呀,职场上没人有义务容忍你的拙劣,也没人有义务手把手教你。

拍校园侦探剧时导演要小草演“呆”,每逢有空档小草便躲在房间里,对着镜子找出自己能变出多少个“呆”的表情,反覆练习,务求随时随地能做出呆萌表情A、B、C供导演选择,他自知这不是科班演技,但小混混也有小混混的专业操守,甭管是旁门左道或是歪门邪道,能抓耗子就是好猫。

起码得让人觉得没白给你钱。

演《我是良人》前闭关练习手语更是比应付高考要认真上百倍,像体操运动员把一套动作反覆练习,最后融入血里成了条件反射动作。

这些努力都换来不着边际的赞赏、带着白花花银子的代言合约,以至赚更多钱的机会;小草一直很有自知之明,他现在拥有的所谓事业、前程,只是因为自己的外形刚好赶上了男生不一定要man的潮流,换以前像他这种会被嘲笑是弱鸡吧?会被说男不男、女不女吧?现在因为女生在社会上抬头了,不一定要男人保护,还可以反过来耍酷,甚至展现强势,娱乐圈才会产出他这一款“萌物”,像一只宠物,乖乖的、可爱的、看来不吃人间烟火的、仿佛能给小姐姐们抱回家疼爱的,可是他始终会长大、会变老,十年合约,可卖萌能卖到二十八岁吗?不可能吧?自己终究会被淘汰,现在的赞赏,就是未来的口实……

所以小金库才是最实际的!当被嫌弃时,就是卷款走人的时候!

这是小草一直抱持的信念,他的努力非常实际,都是向着投资人,也解释了为啥小草和他的米粉没有很亲近,他心底一直有一把小小的声音和米粉们说着悄悄话,“你们不要太喜欢我啊……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失望的。”他乐意成为粉丝的生活调味品,粉丝意淫他他也觉得理所当然,因为他卖的就是虚假形象,提供意淫空间是他的职责。

也许鲜少年轻艺人会这么直白地把买卖关系套在自己和粉丝之间,但小草就是个人精,他的感情只留给方元正,和把他养大的傅青枫。

这种洒脱,却在准备拍摄抄袭剧前开始动摇。

粉丝因为自己而追捧一部剧,虽然剧里的自己其实平庸,但如果剧本身还可以,那好歹也算童叟无欺,像第一部拍的校园侦探剧,后面案件真的引人入胜,又像《我是良人》,开宗明义是洒狗血大妈剧,没骗人是青春偶像剧,好这口的就来吃;可是把一部抄袭剧包装成原创,再利用偶像的叫座力来买单,这算什么?

偶像本来已经是虚假的,现在连剧也是假货,这是⋯⋯骗上骗?


“方哥。”在跑步机上呼哧呼哧跑着的小草突然扭头喊方元正,方元正挑了挑眉头,小草急忙改口,“阿正。”

以为他想歇会儿,方元正拿着水瓶和毛巾走到小草身边,小草却说出一句骇人的话,“我觉得我来大姨妈了。”

方元正,“……”

“心情烦躁、胡思乱想、多愁善感。”小草慢慢停下脚步,“特矫情。”

“那个……”方元正努力想了想,“我记得我妈好像喝那个……红糖水。”

小草,“……”


虽然完美学霸男票变成自己的小跟班是一条拔不掉的刺,但小草不能否认,有方元正在身边,世界就是不一样。

解不开的纠结,最后化成前所未有的动力——


“阿正,替我想个办法克服惧高。”

“阿正,跟暮宁姐说我想多加一项形体训练。”

“阿正,咱们能私下找个演技老师吗?我想学点正统的演技。”


为了一出抄袭剧而努力好像很荒谬,小草也说不上为什么要这样折腾自己,他脑海里有一幅朦胧的影像,一个虚伪的自己,把一盘屎喂到米粉的嘴巴里,这个画面让他恶心,在一个大团队里,自己能控制的事情太少,可以做的,只有让自己在这盘屎里没那么臭,没那么对不住为了自己而吃屎的粉丝……

小草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和粉丝之间有一种牵连,甚至一种……感情,这让他有点害怕,他并不想背负这么多人的情感,他希望保持简单的买与卖,但是他知道变化已经发生,他和那一张张模糊不清的面孔开始有了真情实感的交流,他内疚,想补偿她们,想对她们负点责任。

方元正带小草去室内攀岩,小草甫看見那面八米高,还特陡峭的石墙就立马想跪下投降了,但方元正率先由通道登上顶端,系好安全带,拴上绳索,唰的一下从顶端滑下来,身上那点肉完全阻止不了他耍帅,小草看得一双眼睛长出两颗大红心,方元正拍拍他的屁股,“来,我和你一起爬,特好玩!”

好玩个屁!那天晚上小草瘫在床上,感觉自己要归西了,手脚腰肢酸疼得像残了一样,方元正一边替他按摩一边说,“下星期再去,多爬几次就不惧高了。”


“去你妈。”

“我小主就是可爱。”

“可爱你妈。”


结果当然是一次又一次跟着方元正去了,期间的骑马、花枪、武术操练没缺席过,方元正又问了马露露是不是有那种名气不大但演技顶好的演员会私下收学生,马露露一听,一副“你很上道啊”的表情,然后替他联络了一名确实连名字也没听过的演员,小草直觉不想张暮宁知道他心思上的转变,千叮万嘱马露露不要说出来,想起马露露什么都好就是大嘴巴,便贿赂她一世免费吃他小叔店里的甜点,被慷他人之慨的傅青枫在月底把帐单传给小草,冷冷地加上一行字,“三分息。”

三个月就在各种操练中过去了,进组前一晚,方元正躺在床上发怔,好一会儿后自己和自己叽咕起来,“老婆来大姨妈果然没爱做……这大姨妈来得有够久……”

旁边睡得正酣的小草此时打出均匀的呼噜声。

评论(2)
热度(3)

© 默默有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