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默默是昵称
晋江/废文网/二维秀@默默有爱

【娱乐圈/原耽】⭐️小卷毛踏星记⭐️(25) 好莱坞

我就是个标题党作者 :p

(01-03) 高土挫与小妖精/锅盖头与卷毛狗/宠物情人 (04) 校草信箱 (05) 失信待领 (06) 半路家长 (07) 命运 (08) 梦想 (09) 我不卖的 (10) 虚浮 (11) 疯了 (12) 飞水 (13) 萌生 (14) 回去不回去 (15) 大小世界 (16) 助理的典范 (17) 放纵 (18) 我乐意 (19) 人仰马翻 (20) 面目全非 (21) 主仆游戏 (22) 潜规则 (23) 过客 24) 大姨妈

(25) 好莱坞 [人家在镜头后才演戏呢,这才是好莱坞式演技!]

《浪荡之城》剧组注定是个是非窝。

创作团队自带阴阳怪气气场,没办法,全体人员不能提“抄袭”两个字,领导级装作气定神闲,底层劳动者一知半解,怯怯懦懦又忍不住打听,最要命的是,小草都已经进组了,开镜仪式排在后天,男一却突然以健康理由请辞,不干了!

而且这已经是第二个跑掉的男一,第一个男一,在小草还在家里翻剧本的时候悄悄把剧推掉,张暮宁也没告诉小草,待方元正拿到排程一看,男主换了个人。

换人这种事情发生一次已经够乱,在这个剧组却彷佛变成常规。

小草和方元正耳语,“我执二摊,再来的男主比我厉害,执三摊!”

能做出临开机前把团队一锅端的事情,必然有坚实后台,本来已经小道消息满天飞的剧组,正式陷入人人都有几段“据说”的状态——


“据说本来是带资进组的,现在表面上没了男一,实际上没了一大笔。”

“据说赔钱了唷,咱们监制也不是好惹的。”

“据说闹得很僵呢,也真是,开镜通告都发了,被记者大佬骂死了吧,但是不得不放人,没底气呢,毕竟这边,那个嘛,人家大好前程不差你这一部。”


在流言蜚语下,小草试了造型,从未试过古装的他,被镜中的自己逗乐了,拍了第一轮照片后扑到摄影师的电脑屏幕前看效果,一边咯咯笑一边忍不住喊,“妈呀,我好不适合古装啊!”

摄影师立刻反对,“谁说?超级萌!大眼睛长睫毛,巴掌脸高鼻子,鼻头还有一捻捻肉,可爱死了,你这种轮廓才撑得住这么秀气的造型,这照片都不用大修。”

“大哥你直接说我娘吧,我受得了。”

梳化服这下不服了,“这是有仙气!”

“有仙气就是娘呗。”小草翻个搞笑的白眼,把众人逗得哈哈大笑,梳头阿姨乐呵呵地替他捣鼓头顶那掺和着假发与真发的发型,为了留住小草的招牌卷毛,阿姨可下了真功夫。

方元正拿着两大袋糕点咖啡走进摄影棚,看到被簇拥的小草,嘴角微微一弯,这一弯,被化装小姐瞥见了,“卷毛你问问你的锅盖头助理啊,问他,好看不好看。”

小草心底最想让方元正品评一下,可是怕自己一看他便露馅,只好假装随意地说,“我助理还能说不好看?”

晚上方元正称赞他,“继续保持把我当透明就对了!”

酒店房间是两床的,但两个人自然钻在同一个被窝里,为了掩人耳目,另一个被窝也装模作样弄乱了。

“可是演技老师教了我一招,演跟台词、剧情表面看来相反的情绪,会更震撼人心……我下午那个态度,懂的人就会察觉其实我跟你……”

“演跟台词、剧情表面看来相反的情绪……什么意思?”

“就是例如剧情是你目睹你母亲连环杀人,一般人觉得肯定是要表现得很震惊,然后大喊大叫,可是,”小草不自觉地演起来,一脸呆滞的,“一个人真的遇上这种没有想像过的事情时,是不会立刻大喊大叫的,那种彻底的震惊、以为自己在做着一个不可能的噩梦、完全失措的彷徨,都会让你表现得异常冷静,其实那不是冷静,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本能反应……”小草回复正常脸说,“所以大喊大叫是比较肤浅的演法,能演出那种僵在那里一动不动,眼睛却有点失焦……如果导演和摄影老师能抓得到,就会比较像好莱坞式的演技!”

“这么快就到好莱坞了!”方元正捧腹大笑,“哈哈哈哈哈!”

小草早发现了,变成肥仔、做着卑微工作的方元正,性格却比从前开朗了,看见这样的方元正,小草心底的压力也跟着一点一滴消散。

“人家是说比较像好莱坞!山寨版好莱坞行不行啊!”

二人在床上笑作一团,小草趁机骑到方元正身上,“你就笑吧!我跟你说,有猫腻的人表面上都会装作不熟稔,看对方永远都是冷着一张脸,其实晚上都滚到一张床上去!懂得看的人就会看到破绽,我现在看到谁谁谁和谁谁谁互不理睬,就觉得他们晚上一定滚床单!”

方元正依然笑得合不拢嘴,“你以为每个人都懂好莱坞式演技啊?大部分人都是很肤浅的!你想怎样?我们牵着手去开工?哈哈哈哈哈!”

小草扎进方元正的怀抱里,“对啊对啊,我们组个CP!”

“什么CP?锅盖头与卷毛头CP?”

“哈哈哈哈哈!可以接发型产品代言!”

     

没想到这边拿CP调笑,那边已经有人盯上小草,不问他愿意不愿意,储心积虑要和他炒CP,把小草杀一个措手不及。

是执三摊的男一,说起来还是小草的旧搭档 —— 在《我是良人》里饰演叛逆大哥的蓝喆。

当小草知道男一居然变成蓝喆时,着实有点意外,他以为蓝喆要去拍电影了,那天徐步讹称要人帮忙弄新手机时,蓝喆以约了要跟某电影导演见面推辞,怎么拐个弯,居然来执一出抄袭剧的三摊?

拍《我是良人》的时候,小草和蓝喆并没有混得很熟,徐步事件前,小草根本打不进那个剧组的社交圈子里,徐步事件后小草暴走,发生了夜哭机场那一幕,重回剧组后大家才对他亲和起来,但跟蓝喆依然没太多交集,杀青后连电话微信也没交换,微博上亦没有互关;但这次蓝喆出现的时候,却无厘头对小草表现得极度热情,勾肩搭背,见人便说“我弟弟,很可爱吧?”“你们不许欺负我弟弟,知不知道?”“有好东西不要落下我弟啊!”

蓝喆和小草说,都要一起担一部戏了,微博怎么可以不互关?互关了又说,我们得多互动,为戏预热,蓝喆的女助理同样表现得热情又勤奋,拍花絮照、修图、配字、上载艾特一条龙服务,方元正把蓝喆的小动作全看在眼里,可是小草不能不回应,他已经尽量以打哈哈、各种表情符号混过去,但“吉草CP”还是横空诞生了。

方元正愠恼地说,“你一心钻研镜头前的演技,人家在镜头后才演戏呢,这才是好莱坞式演技!”

评论(1)
热度(3)

© 默默有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