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默默是昵称
晋江/废文网/二维秀@默默有爱

【娱乐圈/原耽】⭐️小卷毛踏星记⭐️(27) 坏心眼

凌晨四点半更新……

(01-03) 高土挫与小妖精/锅盖头与卷毛狗/宠物情人 (04) 校草信箱 (05) 失信待领 (06) 半路家长 (07) 命运 (08) 梦想 (09) 我不卖的 (10) 虚浮 (11) 疯了 (12) 飞水 (13) 萌生 (14) 回去不回去 (15) 大小世界 (16) 助理的典范 (17) 放纵 (18) 我乐意 (19) 人仰马翻 (20) 面目全非 (21) 主仆游戏 (22) 潜规则 (23) 过客 24) 大姨妈 (25) 好莱坞 (26) 啵一个

(27) 坏心眼 [有一种人就是停不了耍坏心眼。]

虽然没有回头看,但大块化妆镜子把方元正俯身在蓝喆助理耳边“喁喁细语”的影像反映到小草眼前,蓝喆助理诚惶诚恐地离开小草的化妆间后,方元正回身坐下在小草旁边,默不作声地把包子掰成小块小块的,然后每逮到化妆姐姐不碰小草嘴唇的时候,便送一块到小草的嘴巴里,换平常小草可能不会让方元正在别人面前这样投喂自己,但蓝喆进来一通搅和,方元正现在又安静得有点吓人,所以就算被憋扭地喂食,小草也只好装得泰然自若。

真是最怕空气突然安静,化妆姐姐有点挺不住了,没话找话说了句“今天的包子好香喔。”可是那些包子已经凉了,根本没什么香味。

小草暗叹演技老师是对的,表面愈平静,内里愈汹涌。

尽量收拾心情进棚,今天的排程可不轻松,连续十八个小时绿棚拍摄,三组动作,时间相当紧迫,方元正替小草按摩一下肩膀和手脚肌肉,盯着他做热身运动,技术老师开始讲解钢丝如何部署,摄影老师的位置在哪,演员要做出什么动作。

虽然方元正只是个小助理,但每次拍摄前的讲解,他都站在不远处全神贯注仔细聆听,如果小草对讲解完全明白,他便静静在旁边不作声,如果小草有疑惑又不懂怎么发问,他便拿出小笔记本把老师的讲解简单画出来再解释一次给小草听,这些图解小草非常受用,起初他怕别人看到误会方元正显摆,一直在大家面前重复自己是个运动渣,怕拖大家后腿,所以才让助理记笔记,直到技术老师、摄影老师的助理们,甚至导演助理都说,卷毛你不要再废话啦,赶快叫阿正把笔记拍照传给我们,可有用了,剧组官博也上载了几张动作图解照片当成趣味帖文,小草才放心让方元正旁听。

第一组动作只有蓝喆和小草两个人,成品是蓝喆拿着剑在前面飞,小草从后追上他,却被蓝喆转身阻止他前进;蓝喆的飞和小草的追,都是分开来独自拍的,只有小草追上,蓝喆转身用剑挡住他那个镜头是两个人一起来,拍摄的次序则是先拍两个人的,然后才拍单人的。

技术老师的部署并不复杂,蓝喆被固定在前面,然后小草被拉一段短距离的钢丝,蓝喆听指令适时转身摆个挥剑的动作,完成后再分别补拍两个人脸部表情的大特写镜头。

部署不复杂,但仍然要反覆试位,确保分毫不差,技术队一遍一遍地拉钢丝,每次蓝喆和小草都要做出精准的动作,不能草率,试了七、八遍后,摄影老师开始把试位完整地录下来,回看再调整拍摄角度,如此重重复复,到正式录影前已经耗了两个小时。

当小草再次被放下来时,化妆姐姐立马上前替他补妆,方元正也抓紧时间替他冰敷被拴钢丝的套索勒紧的腰肢和大腿根,无论事先涂了多少润肤乳液,这几个部位的皮肤无可避免因为承受压力而红肿,穿了戏服又不能轻易解开上药,只能一直用冰袋镇住痛感,当冰袋压在大腿根的时候,小草抓了抓蹲着的方元正,咬着牙发出“嘶嘶”声。

“都准备好就正式来一遍!”导演拿着迷你大声公吼了一句,全体工作人员退开的退开,就位的就位,方元正和化妆姐姐退到暗角,才发现蓝喆的助理也站了在这儿。

“三、二、一!”钢丝被拉动,巨型电风扇把蓝喆和小草的披风吹得簌簌作响,小草凌空追上前的动作其实只有“几步”,一挨到位导演喊一声“蓝喆转身”,蓝喆便右转把手中剑一扬——

“卡!不错!”导演的声音再次透过大声公传出来,“休息五分钟,再来一遍。”

两个演员被放下来后,导演走到蓝喆身边比手画脚,指导他把挥剑的动作做得更利索。

方元正把水瓶递给小草,眼角瞥了瞥蓝喆,也就是这么一瞥,他发现蓝喆在听导演说话的时候,一直偷眼瞧着小草。

有一种人就是停不了耍坏心眼。

方元正想和小草说句“等一下小心点”,但转念一想,小草本来就已经非常专注,这么说反倒会让他分心,迟疑之间,导演已经再度拿起他的大声公,喊大家各归各位。

棚内再次响起导演的“三、二、一!”钢丝再次被拉动、电风扇也再次轰轰转动,小草凌空追上前面的人,到位了,导演一声“蓝喆转身”——

当蓝喆尚未转身前,方元正已经察觉异样,这套动作连试位已经重复做过十多二十遍,每次蓝喆右转前,右肩膀都会先微微一动,但这次动的却是左胳膊……

转身大概只花一秒钟,但这一秒在方元正眼里彷佛变成慢镜头,他眼睁睁看着蓝喆左转而不是右转,错误的转向瞬即引发一连串错误,拉钢丝的技术人员首当其冲措手不及,钢丝歪了,蓝喆看似在半空中失去平衡,但他的右手却依然毫无章法地挥剑一划,剑尖倏忽划过小草的左侧脸!

方元正的心脏砰地漏跳了一拍,还没听到导演那从大声公喊出来的“卡”声,双脚已经不由自主地冲上前,技术人员在慌乱中把小草放下来,还没着地,方元正已经把人抱着,有人高声嚷嚷“散开!散开!”有人急忙替小草解开钢丝,所有人都发毛了,只见小草低着头,双手紧紧按着左边脸颊,指缝之间都是血……

评论(3)
热度(7)

© 默默有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