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默默是昵称
晋江/废文网/二维秀@默默有爱

【娱乐圈/原耽】⭐️小卷毛踏星记⭐️(28) 自负

这是⋯⋯受害者有罪?

(01-03) 高土挫与小妖精/锅盖头与卷毛狗/宠物情人 (04) 校草信箱 (05) 失信待领 (06) 半路家长 (07) 命运 (08) 梦想 (09) 我不卖的 (10) 虚浮 (11) 疯了 (12) 飞水 (13) 萌生 (14) 回去不回去 (15) 大小世界 (16) 助理的典范 (17) 放纵 (18) 我乐意 (19) 人仰马翻 (20) 面目全非 (21) 主仆游戏 (22) 潜规则 (23) 过客 24) 大姨妈 (25) 好莱坞 (26) 啵一个 (27) 坏心眼

(28) 自负 [方元正憋着一肚子气,更怀着满腔内疚。]

剧组里有急救用品,但没有专业急救人员。

“我来,都让开。”方元正压着情绪断然地说,这已经不是请求,而是要求,“麻烦替我们准备去医院的车。”

别说是靠脸吃饭的小明星,就算是个普通男孩,突然血流披面也会教人惊惶失措,棚里少说有几十个人,五分钟前还是各司其职,现在全都木然地站着,不知道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

小草依然双手掩脸眯着眼睛,从事故发生到现在没发出过一点声音,这样克制的孩子反倒让人心疼,大家心里惶惶然的,事情发生得太快,两个人又在半空中,没人看得清楚蓝喆那一剑到底划了在小草那里,虽然只是一把道具剑,剑刃也并不锋利,但无情力的伤害难以想像,肯定划了口子,否则不会飆血,大家心里已经不是担心小草破相,而是怕那一剑戳到眼睛。

方元正把小草放下在靠墙的椅子上,斜靠着,化妆姐姐把急救箱拿到椅子边,方元正扶着小草的手腕俯身细语,“别怕,我在。”

小草发出几乎只有方元正听到的一声“嗯”。

“你慢慢把手挪开,让我看看。”

“不要拍照……”

化妆姐姐也不管自己的身分是否恰当,立刻转身用眼神加唇语嘱咐那一堆不敢靠近,可也围拢成一圈儿的人,偌大的摄影棚静得让人发寒,方元正用身体挡在小草前面,好等他挪开手的时候,其他人看不到他。

血迹斑斑的手慢慢从脸颊拿开,映入方元正眼帘的,是靠近太阳穴上的一大片血迹,血迹化开的血痕流淌在白晢的脸庞上,把脸上的彩妆糊掉一大块,和着血液混合成腥红色,化妆姐姐抖着手递上止血纱布,方元正把纱布按在血迹上一会儿,血被吸去一大部分后,方元正拿开纱布仔细查看,发现大阳穴附近并没有任何血口子,小草的眼角是肿了,但没有表面伤痕,脸蛋除了颜色斑驳,依然完好无缺,方元正往小草的发鬓上看,终于看到新鲜血液从鬓角流下来,拨开头发一看,一条两公分的血口子正在淌血。

“纱布……卷毛,会有点痛……”

把纱布置在伤口上后,方元正左手托住小草的后脑勺,右手手掌按压着纱布,小草的眉心拧成麻花,化妆姐姐在旁边看着都有点腿软了,但小草依然不吭一声,几分钟后方元正松开手再换一块新的纱布,重覆按压,小草才轻声问,“我脸怎么样……”

方元正心都碎了,咬着内唇低语,“没事,一点伤也没有……”

“我眼睛有点疼……”

“是充血了,休息一下就没事……”

“真的?”

“嗯。”

只有化妆姐姐看到,一滴眼泪沿着方元正的鼻子掉下来,吧哒滴在小草白色的戏服上。

“血口子在头发下,咱们要去缝针,再检查一下手脚有没有扭伤。”

“我脸真的没事……?”

“嗯,就是脏了……洗干净就跟以前一样……豆腐脑一样滑……”

“方哥,”小草卡了卡,咽一咽口水再改口,“阿正你不要骗我……”

“小丽姐,”方元正温婉地喊化妆姐姐,“卷毛不相信我,你能告诉他吗……”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方元正的声音太过委屈,化妆姐姐鼻子都酸了,握住小草的手说,“真的没事,锅盖头没骗你。”

小草弯起嘴角,笑了,“妈呀,我运气怎么这么好……”

“你这孩子,”小丽姐搓了搓小草的手,“我真是给你跪了。”

“阿正你赶快去跟他们说我没事。”

“我去我去,”小丽姐湿着眼睛,“车应该好了,赶快去医院。”

“穿古装去医院?”小草仍然被方元正托着后脑勺按着伤口,“会不会太穿越?”

方元正,“……”

小丽姐又气又想笑,吸一口气后狠狠说,“好想打你屁股!”

方元正没让小草换衣服,他一直按住小草头上的伤口,直到到达医院也没放开过。

准备缝针的时候,小草眼睛直勾勾的不敢看着他的方哥,怕自己会忍不住撒娇,“我和蓝喆可能八字不合,上次来医院是他穿着皮靴把我脚趾头踩肿了。”

方元正憋着一肚子气,更怀着满腔内疚。

小草受的这一刧,是自己闯下的祸。

太自负了,完全没考虑过蓝喆是个彻头彻尾的卑鄙小人,直面跟他杠根本是把小草的命送他手里蹂躏。

这是一个有人也有鬼的圈子,不是学校,用在学校里那一套据理力争的态度是无法生存的,小草说得对,在同一条贼船上不能自命清高,自己凭什么去威胁蓝喆的助理?

在这个圈子里,只有手握资源的人才有资格威胁别人,甭说自己只是个小助理,小草现在的位置也只能配合张暮宁、配合剧组、配合宣传……

他原本好好的,是自己意气用事他才会受伤。

牵一发动全身,拍摄排程全被打乱了,当小草终于躺下在酒店的床上时,张暮宁已经打过几次电话来,小丽姐也特地到酒店房间替他卸妆拆假发,并且把他们去了医院后导演大发雷霆的事情绘形绘声地表演了一遍,小草头顶缠了纱布,左眼又愈发肿胀,两只眼睛一大一小,样子看来又可怜又可笑,但原来蓝喆也扭伤了,闪到腰,同样去了医院。

小草没问蓝喆有没有解释为什么出错,这还能有什么解释?不就是一时紧张了,或是也不知道为什么,难道他会说是故意的?

直到小丽姐也离开了,小草才发现方元正有点不妥当。

方元正一直在房间里忙前忙后,给他张罗吃的、不停接电话回讯息,才消停一会儿又进浴室泡毛巾替他擦身,小草知道自己受伤方元正一定很心疼,也一定更恨蓝喆了,可之前他还会把话说出来,出事后反倒一句骂蓝喆的话也没说……

“方哥。”小草按住方元正在他身上的手,“坐下来,乖。”

那只被按住的手微微颤抖起来,小草一怔,勉力抬起肿胀的眼睛,骇然看见方元正在低头饮泣。

评论(2)
热度(6)

© 默默有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