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默默是昵称
晋江/废文网/二维秀@默默有爱

【娱乐圈/原耽】⭐️小卷毛踏星记⭐️(32) 毒小叔

不要忘了私(chū)奔(xīn(⺣◡⺣)♡

(01-03) 高土挫与小妖精/锅盖头与卷毛狗/宠物情人 (04) 校草信箱 (05) 失信待领 (06) 半路家长 (07) 命运 (08) 梦想 (09) 我不卖的 (10) 虚浮 (11) 疯了 (12) 飞水 (13) 萌生 (14) 回去不回去 (15) 大小世界 (16) 助理的典范 (17) 放纵 (18) 我乐意 (19) 人仰马翻 (20) 面目全非 (21) 主仆游戏 (22) 潜规则 (23) 过客 24) 大姨妈 (25) 好莱坞 (26) 啵一个 (27) 坏心眼 (28) 自负 (29) 小雏菊 (30) 思量 (31) 打脸

(32) 毒小叔 [私奔这件事,仿佛是一个世纪前说的事儿了。]

傅青枫感觉自己被两个菜鸟土匪一左一右架上了飞机。

虽然小草一逮到机会总恨不得把自己嵌入方元正怀内,但他从小到大都不会黏糊傅青枫,两叔侄就是两爷们,所以当小草在机场挽起他的胳膊时,傅青枫惊诧之余,浑身立马泛起鸡皮疙瘩,本能地想把小屁孩甩开,没想到这边撵不走,另一条胳膊又被高大的方元正挽起。

傅青枫脸都绿了,咬着牙呢喃,“我三十九岁,不是九十三岁!”

“我们这不是怕你紧张吗?”小草笑淫淫地把头靠到傅青枫的肩膀上,吓得傅青枫打了个寒颤,“小崽子,你这是表演给谁看?!”

小草保持着可爱的笑容说,“给粉丝看啊,反正一定被偷拍,就让大家看看我的帅叔叔,咱们组个邪教CP,洗洗粉。”

傅青枫气不打一处来,转头问方元正,“那你又是干嘛?搞3P吗?”

从来对着傅青枫都是一副恭敬模样的方元正咧嘴大笑,傅青枫一愣,像看异形那样看着他。

“傅叔甭担心,不会3P的,粉丝自然会把我这个肥仔P掉。”

傅青枫嘴角一抽,“好好一个人,混娱乐圈就变滑头了。”

“小叔你就别装了,”小草把臂弯勒得更紧,“都乖乖穿了我们给你买的新衣服,就是知道会被拍呀,来,笑一个。”

是知道会被拍,但跟搞什么邪教CP是两码子的事好不好,傅青枫难得来了点兴致尝尝当星爸的感觉,被两个小屁孩这样一搞,只想躲到洗手间里。

“小叔,给你买的墨镜呢?赶快拿出来装装逼!”

“你们这样,我戴墨镜不就似个盲人被搀扶着过马路吗?”

就算在飞机上,小草和方元正也没放过傅青枫,一左一右夹着他坐,明刀明枪拿他当乐子,被空服员认出来,小草又靠到傅青枫肩膀上说,“和我小叔去旅游呢,要不要合照?”

然后好些这样构图的合照出现在微博上——傅青枫被小草和空中小姐簇拥着,小草和小姐姐笑得忒开心,眼睛都弯成一对半月,中间的傅青枫却像被胁持着,脸部肌肉僵硬,但是,嘴角居然扭出了一个弧度。

这些博主的文案离不开——


小卷毛和他的帅小叔!太有爱了有木有![太开心]

这就是把小卷毛抚养长大的小叔!好年青啊!对不起我脑补了一万字养成耽美文[心]

小卷毛好亲切!小叔好像有点傲骄又有点害羞!超可爱![羞嗒嗒]


负责拍照的方元正同样笑得眼睛弯了下来。

傅青枫得出结论,不神经不能当明星,不陪着神经不能当明星助理,而粉上了神经病的人,自然也变神经了。

到达度假村后,为了摆脱成为两个神经病的玩偶,傅青枫拼了,率先脱衣服换上游泳裤,露出一身精壮的肌肉,然后警告两个小鬼,“你们别跟过来,你,”傅青枫指着小草,“太瘦!你,”手指拨到方元正的肚腩前,“太肥!”小草和方元正杵在那里,两双眼睛骨碌骨碌地打转,傅青枫吸一口气狠狠地说,“这种身材都别穿泳裤出去,丢人!两个人留在房间里玩过家家去!”

傅青枫去游泳后,小草和方元正滚到床上笑成傻逼。


“小叔一年都没有今天说这么多话!”

“傅叔身材真好,他没健身怎么会有人鱼线?看得我好想立刻去减肥!”

“怎么我觉得小叔是口嫌体正直呢,他明明就很高兴我们带他来玩!”


被勒令留在房间里的两个人,大眼看小眼,腻腻歪歪又缠在一起了,可是方元正一边被吮吸着乳尖爽歪歪,一边又纠结不能全垒打,怕傅青枫突然回来,又怕房间留下痕迹气味,推推搡搡让小草炸了,化身成考拉死死挂在他身上,胯间就往他小肚腩上顶,其实就是淘气一下,但当傅青枫用他的房卡打开门看到这一幕时,三个人还是一秒定格了。

只穿着沙滩裤,身上还滴着水珠的傅青枫,两秒钟后决定再去游个泳。

正当傅青枫要转身,小草像由被按了暂停复再被按播放的画面,立马滚下床拉住他,“哎呀我们只是玩玩而已,你看,都穿着衣服的。”

方元正也大步跨到傅青枫身边,加入拉人的行列,“卷毛就是太听话,和我玩过家家……”

傅青枫和小草同时一怔,睥睨着方元正,一副“你身为学霸就不要随口扯淡知不知道”的表情。

三个人终于在大阳台上吃下午茶,方元正职业病作崇,替小草擦起防晒乳液,傅青枫看着他俩,陷入沉思。

虽然小草没有体重问题,但他终究也染上了一般明星的通病,愈吃愈少,本来非常嗜甜的他,拿着小蛋糕像只小鸟那样,一小口一小口啄吃,而原本并不嗜甜的方元正,为了维持胖胖的身材,反而大口大口吃。

傅青枫太久没好好看一看这两个孩子,平常刷微博,看的都是平面照片,而照片不但是精挑细选的,还把人修得像个洋娃娃,偶尔有一条十秒的视频,也是哄粉丝的卖萌段子,传微信嘛,都是报喜不报忧。

“卷毛。”傅青枫喊小草。

“咋?”

“你的小金库现在有多少钱了?”

小草讶异地看着傅青枫,他这个小叔,一直摆出一副可以随时和他脱离关系的模样,连他高考拿几分都不会主动问他,虽然小草知道傅青枫的冷酷都是装的,一条小狗养了二十年也会有感情,但冷酷就是他小叔的盔甲,忽然这么直接关心他,差不多等同于把盔甲卸下来了。

所以小草非常认真地回答,“现在还不到三百万,但《浪荡之城》播出后如果能接一波代言,有可能冲上四百万。”

“几百万够不够你们私奔?”

方元正愕然地抬头。

私奔这件事,对他俩来说,仿佛是一个世纪前说的事儿了。

方元正想起小草刚拍完第一部剧,看到银行卡上有十万元的那个晚上,抱着他说觉得一切太不真实了,才三年,现在说三、四百万已经毫不别扭,心里没一点波澜。

三年前那一夜他俩相拥着,约好一挨合约完结就私奔去,后来私奔的想法有点变了调,变成就算不能离开这个地方,遇到来拆散他们的人,就用钱解决,可是他们慢慢意会到,谁那么闲会来拆散他们?也许只有方元正的妈妈,但方妈妈不见得就那么不明事理,所以,当年他俩想像有一个世界与他们为敌,以至于他们必须冲出去,完全是基于当时没有独立能力而产生的躁动不安。

“那个,”傅青枫好像有点难以启齿,“为啥粉丝那么喜欢把你和差点划破你脸的人凑成一对?”

“她们……觉得我们外型匹配吧,有些傻傻的就……中计呗,真的相信我和蓝喆私下是一对,毕竟,是我们刻意引导她们的……”

“傅叔,”方元正不得不插嘴,“卷毛一直是拒绝的,是我,我让卷毛配合那个人的,因为那一剑……我被吓坏了。”

傅青枫沉吟起来,“你刚拍完的那部剧,真的是抄你小时候我带你去看的那部日本电影吗?”

小草被傅青枫一个接着一个直戳要害的问题弄懵了,“小叔,你都这样揭我疮疤了,不如直接喂我毒鸡汤。”

傅青枫瞄瞄抿着嘴,看来有点沮丧的小草,再瞥瞥一脸愧疚又不敢不看着自己的方元正,“没什么,我看你们一个装纯情,一个装平凡,没日没夜忙着骗粉丝,为的就是有朝一日可以私奔,可是现在你们的心思不是放在维持一堆谎话上,就是放在如何用新的谎话来掩盖旧的谎话上,累得都忘了要私奔了吧?就提提你们而已。”

方元正脸都红了,傅青枫犹自说,“不要忘了私奔。”

小草悻悻然地别过头去,“小叔真是毒!” 

评论(1)
热度(3)

© 默默有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