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默默是昵称
晋江/废文网/二维秀@默默有爱

【娱乐圈/原耽】⭐️小卷毛踏星记⭐️(37) 仆

卷毛,有点让人揪心⋯⋯T_T

(01-03) 高土挫与小妖精/锅盖头与卷毛狗/宠物情人 (04) 校草信箱 (05) 失信待领 (06) 半路家长 (07) 命运 (08) 梦想 (09) 我不卖的 (10) 虚浮 (11) 疯了 (12) 飞水 (13) 萌生 (14) 回去不回去 (15) 大小世界 (16) 助理的典范 (17) 放纵 (18) 我乐意 (19) 人仰马翻 (20) 面目全非 (21) 主仆游戏 (22) 潜规则 (23) 过客 24) 大姨妈 (25) 好莱坞 (26) 啵一个 (27) 坏心眼 (28) 自负 (29) 小雏菊 (30) 思量 (31) 打脸 (32) 毒小叔 (33) 变了 (34) 死肥仔 (35) 谁怕谁 (36) 八卦

(37) 仆 [我方哥要我仆我就仆!老子乐意!]

小草兴奋地和方元正说,他现在超级无敌想剃光头。

“那个角色简直是为我量身定制的!”

因为对爆料的事情左思右想,方元正没赶上小草翻阅剧本的进度,看到他的卷毛狗手舞足蹈的样儿,方元正被感染了,把暗藏的小心思先放下,“说来听听?”

“男主角小时候被丢到破庙里,被迫当小和尚,天天在老主持面前乖巧地敲经念佛,打扫烧饭,然而他天生好色,总藏不住坏心思___”

“噗~”方元正咬了咬唇,想故作淡然,几秒钟后,却脸色一红,哈的一声爆笑起来,然后完全失控地“哈哈哈哈哈哈哈”,一连串充满娱乐性的小表情看得小草目定口呆,到方元正笑岔了气,小草才“嘿嘿嘿”地陪笑起来,“有那么好笑咩?”

“有谁比我更了解你完全可以本色出演!我立刻可以想像你一脸咸湿的样子,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草半眯起眼睛,“我现在就想咸湿我的肥仔!”

“这部戏你一定要拍!这可能就是你的代表作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根本还没说完!”小草挥起小拳头,咚咚咚咚地捶打方元正的肚腩,“重点是小和尚遇上了浪迹天涯的大侠,屁颠屁颠地跟着大侠行走江湖,行侠仗义___”小草想说那大侠就是他的方哥了!他屁颠屁颠地跟着他的方哥云云,可是方元正显然没往这方向想——

“可是那是小和尚长大后的戏吧?关你什么事啊?你就负责咸湿而已!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咸湿仔!哈哈哈哈哈哈哈!好想看啊!”

小草的眼仁都翻到外太空去了,方元正把他的卷毛狗捞到身上,“我就爱咸湿卷毛狗。”说罢还啾了一下小草的脸蛋,小草不得不抗议了,“方哥!形象!不要忘了你是学霸男神,未来的科学家!男神包袱不要丢太远!”

“科学家也可以喜欢咸湿仔!哈哈哈哈哈!”

“方哥,你是不是工作压力太大,精神失常了?哼!”

方元正一怔,倏然陷入沉思。

小草只是随便打个嘴炮,看见方元正由亢奋突然进入深沉状态,有点被吓倒了。

“方哥?你没事吧?”

“卷毛。”

“在。”

“卷毛,如果《浪荡之城》仆了,你会难受吗?”

“……”

“它不是一部好作品,但是是你出道以来咖位最高的一部戏,你为了它练了一堆功夫,连惧高都克服了,又为它受伤……”方元正没有再说下去。

小草不是傻白甜,《浪荡之城》为什么会仆……

“你会难过吧,那是你的事业,不是我的。”

这句话瞬间把乐乎的气氛摧毁了。

“方元正!”小草吆喝一声。

方元正吓得腾地坐直身体,“在!”

“如果你斗胆再说一次什么我的、你的,我……我……”小草瞪着方元正,气得喘起气来,一时之间又想不到立个什么对自己最恶毒的flag来惩罚方元正,更气了,重重地蹬了一脚,弹跳起来,像个爆开了的小炸弹,“什么我的事业不是你的事业,方元正,你这样说真的好伤人!我是为了我们才当的明星,怎么就成了我的事业?”

方元正完全石化了,胸腔内堵得慌,小草看着僵在那里的方元正,眼泪扑簌簌滚下来,“不是你说的吗?说你只是和我玩主仆游戏,我扮演主人,你扮演仆人,这只是个游戏,怎么玩着玩着就成了我的事业不是你的事业……”小草蹲下身抱着膝盖痛哭起来,“你怎么可以把自己变成这样之后说这不是你的事业……”

“对不起……”看着抽噎的小草,方元正连道歉都不敢轻举妄动,半跪下来,扶着把自己蜷曲起来的小草,悄声说,“对不起卷毛……”

“是你说的,你说就算我对粉丝负责任,就算我的世界变大了,你都会在我的世界里,怎么忽然就要分我的你的,如果是这样,我什么都不要了!小金库里的钱全给你,我和粉丝说我不当明星了,我和暮宁姐说我要立刻解约,她要我赔偿,我就去打工,打一辈子赔给她!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

“对不起卷毛……对不起……”方元正把小草抱住,连声呢喃细语,“对不起对不起……”不敢和小草说自己只是口误,因为的确不是。

《浪荡之城》这部戏,由翻开剧本第一页那天起,都是自己陪着他一步一步走过来的,看着他由迷茫犹豫、发奋努力,到流汗淌血,如果最后这部戏仆了,无论是因为什么原因,到底意难平。

可是要蓝喆凉下来,现在不出手,待他更火、资源更多的时候就难了。

但是代价是小草也要陪葬,至少,努力全付诸东流,这一次男二站不住脚,校园侦探剧第二季降回男四,再去剃头演小和尚,仿佛绕了一圈,又重回三年前的起点。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真是他妈的同一条贼船上。

是因为理智上知道应该兵行险着,感情上却心痛小草的努力,方元正才会觉得自己是拿小草的事业当枪使,才会说出“那是你的事业”这句话。

小草在方元正的怀内哭得翻天覆地,曾经以为没钱、没独立能力是最没安全感的,却原来,是那个你恨不得把自己拴在他身上的人心里把自己分割出去,才是让人顷刻失去重心,感觉下一秒就要掉进深渊里。

“卷毛,能原谅我吗?”方元正呢喃。

“什么戏要仆就仆!都滚一边去!”

“是是是,滚滚滚。”

“我方哥说什么就是什么,我方哥要我仆我就仆!老子乐意!”

“傻瓜……”

“方哥你不要不要我……”小草又抽噎起来。

方元正把怀中人紧紧抱着,“我错了卷毛,我永远不会再犯这样的错了,我们之间没有你我,永远也没有。”

斜阳透过窗帘那一丝缝隙打进小草身后的地板上,像一抹温柔的抚慰,小草哭得鼻子堵了,方元正也不肯放开他,要他把鼻涕全蹭到他身上,小草蹭了两蹭,才终于笑了,“好恶心!”

“恶心就恶心,”方元正用他厚实的臂弯把小草严丝合缝地圈住,“就黏一块儿,永远不分开。”

评论
热度(7)

© 默默有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