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默默是昵称
晋江/废文网/二维秀@默默有爱

【娱乐圈/原耽】⭐️小卷毛踏星记⭐️(38) 忏悔

方哥一出手,便知有沒有_(:D)∠)_

(01-03) 高土挫与小妖精/锅盖头与卷毛狗/宠物情人 (04) 校草信箱 (05) 失信待领 (06) 半路家长 (07) 命运 (08) 梦想 (09) 我不卖的 (10) 虚浮 (11) 疯了 (12) 飞水 (13) 萌生 (14) 回去不回去 (15) 大小世界 (16) 助理的典范 (17) 放纵 (18) 我乐意 (19) 人仰马翻 (20) 面目全非 (21) 主仆游戏 (22) 潜规则 (23) 过客 24) 大姨妈 (25) 好莱坞 (26) 啵一个 (27) 坏心眼 (28) 自负 (29) 小雏菊 (30) 思量 (31) 打脸 (32) 毒小叔 (33) 变了 (34) 死肥仔 (35) 谁怕谁 (36) 八卦 (37) 仆

(38) 忏悔 [有些时候,这些机会会以很奇葩的方式出场。]

事情发生在三个星期后。

小草在做一个杂志访问,已经拍过照了,造型师替他弄了一个文艺大学生造型,白色九分裤、帆布鞋、卡奇色毛衣、小圆帽,卷曲的头毛露在帽子边,淡妆却把他原本已经很长的眼睫毛刷得更长,让整个造型在书卷气中多了那么一点妩媚感。

方元正看着水灵灵的小草,忍不住用手机拍了一堆侧拍,替他摆正领口的时候,还偷偷在他耳边絮语“好好看,我要粉你了。”

小草心情亮丽,这本杂志不靠粉丝刷销量,也没怎么听过有严重断章取义,或是标题过份哗众取宠的事情,算是比较靠谱的媒体,他打算做访问的时候,心情放轻松点,坦率多一点点。

负责访问的是个身材高挑的小姐姐,外型一点也不像做娱乐新闻这一块的,果然她和小草说,自己是个代班,本职在时尚圈那一边,但她说一直有关注小草,因为“觉得你真的超像行走的洋娃娃”。

“哈……”小草有点尴尬了,“我、我一点也不时尚。”小草自嘲说,“我是个草包,都是造型老师的功劳。”

“你不是想把造型老师的工作抢了吧?你提供一张天然的脸和骨架就够了。”小姐姐倾身在小草耳边细语,“我看得出来,你完全没整过,我的眼睛可是专业的。”

小草笑了,“我怕疼,又没钱,关键是,”小草有点不好意思,“我不会当太久的艺人,所以……哎呀,不知道怎么说,大家凑合看呗,但是我会保持干干净净,尽量不污染大家的眼睛,要是大家觉得看烦了,赶紧告诉我,我就、就……躲起来好了。”小草说完脸色一红,看得小姐姐瞬间母爱泛滥。

“啐,傻瓜,怎么会看烦,你又没常常曝光,粉丝只有看不够。”小姐姐歪头想了想,“卷毛,我能叫你卷毛吗?”小草连忙点头说当然可以,小姐姐微微一笑,“我做了功课才来的,你应该从来没有公开说过不会当太久艺人,对吧?愿意多说一点吗?”

聪颖的小姐姐揣摩小草该是选上了她发放一些消息,但她没有杏眼圆睁迫不急待,也没有紧张兮兮咄咄逼人,不疾不徐,犹如温婉大姐姐的态度让小草倍增好感,他瞄了瞄站在不远处的方元正,方元正也微笑点了点头,便稍稍垂头想了想才再说,“从我签约那一天起,便只打算认真完成这一张十年合约。”

“原来是这样。”小姐姐的确做了功课,很自然便接上去,“现在已经过了三年,你做得很不错呢。”

“我就是很幸运。”小草坦白地说,“我并不是谦虚,十八岁签约的时候,我什么都不懂,现在回头看,根本没资格当艺人,我几乎什么也没做,粉丝便无条件喜欢我、支持我,没有她们的支持,我根本不可能有演出的机会,这三年,都是粉丝给我的。”

“这样说吧,”小姐姐像是和小弟弟闲话家常起来,“每个人或多或少总会遇上一些机会,有些时候,这些机会会以很奇葩的方式出场。”

小草笑了,一口小白牙在妆容下显得更唇红齿白。

“机会到手之后,就看我们自己了。”小姐姐扬了扬眉,“我去补了你的《我是良人》,你的手语可不是盖的。”

“那、那,”小草傻气地笑起来,“那是必须的!我口条又不好,那么幸运有一个藏拙的机会,还不赶紧练起来!”

“所以啊,你没有对不住你的机会,俗套点说,你抓住了机会,还让它开出花来。”

“还是非常感谢给我机会的粉丝和制作团队,还有总善待我的媒体。”

小姐姐欢慰地笑了,“你说得好像在颁奖台上致谢辞一样。”

小草一怔,两只手捂了捂脸,“妈呀,好糗。”

“没事没事,谁知道呢?或许有一天___”

“不会啦!”小草认真地说,“太多人比我更值得。”

“所以,没改变计划?”

小草定了定,再点点头,“嗯,希望能和我的米粉,一起渡过不后悔的十年。”

小姐姐没走常规,没追问原因,反倒问“在这三年里,有后悔的时候吗?”

连小草也没有料到,这么一条听起来毫不刁难的问题,对自己却有始料不及的冲击,他瞬间想起拍《我是良人》时被徐步骗到酒店房间那惊心动魄的一幕,又想起为了配合蓝喆炒CP,特意在拍摄现场和他做些暧昧举动让职业站姐偷拍,小草甚至想到,没有坚持不让方元正改头换面来当自己的助理……

“我,”小草直接承认了,“当然有,还蛮多呢。”小姐姐再一次没追问,让小草随意说,“我曾经犯过蠢,更曾经,”小草顿了顿,轻轻吸一口气才说,“误导粉丝,无论是因为什么原因,这可以说是我最后___”

小草的“悔”字还没说出来,摄影棚里忽然一阵骚动,有人发出“啊”的一声,紧接有人长长地“嘘”了一声。

小姐姐和小草都转头看向声音来源,只见有一堆人聚在摄影棚一角,围拢着像是同时在看一部手机上的八卦新闻,这堆人大概察觉到那边的访问被打扰到了,都有点难为情地转过头来,可是,并没有立刻道歉或表露出不好意思,而是划一地一脸欲言又止,有人用手肘顶了顶旁边的人,小姐姐皱了皱眉头,拍拍小草的手背站起来,走向那堆人,轻声问“怎么了?”

方元正也掏出了手机,踌躇一下还是先把预备好的热可可递到小草手里,完全在状况外的小草,接过保温杯时还调侃说,“咋啦,人家才开始忏悔。”话音刚落,小姐姐就拿着手机小跑步回来,一直淡定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讶异。

“卷毛,你要不要先看看这个?”

小草疑惑地接过手机,方元正也俯身,和小草一起盯着巴掌大的屏幕。

屏幕上是某著名狗仔的微博,今天的置顶是——

【独家】蓝喆蓄意伤害!一剑险把小卷毛星途断送!《浪荡之城》剧组流出机密视频!

小草瞪大眼睛,唰地看向方元正。

评论(1)
热度(3)

© 默默有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