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默默是昵称
晋江/废文网/二维秀@默默有爱

【娱乐圈/原耽】⭐️小卷毛踏星记⭐️(39) 滾蛋

蓝喆完蛋,方哥也⋯⋯

(01-03) 高土挫与小妖精/锅盖头与卷毛狗/宠物情人 (04) 校草信箱 (05) 失信待领 (06) 半路家长 (07) 命运 (08) 梦想 (09) 我不卖的 (10) 虚浮 (11) 疯了 (12) 飞水 (13) 萌生 (14) 回去不回去 (15) 大小世界 (16) 助理的典范 (17) 放纵 (18) 我乐意 (19) 人仰马翻 (20) 面目全非 (21) 主仆游戏 (22) 潜规则 (23) 过客 24) 大姨妈 (25) 好莱坞 (26) 啵一个 (27) 坏心眼 (28) 自负 (29) 小雏菊 (30) 思量 (31) 打脸 (32) 毒小叔 (33) 变了 (34) 死肥仔 (35) 谁怕谁 (36) 八卦 (37) 仆 (38) 忏悔

(39) 滾蛋 [这个人就是像一堵墙那么硬,倔强得无可救药。]

这事情沾了点时机,又可能,出来混真的迟早要还。

蓝喆蓄意伤害小草的视频证据,一直握在剧组手里,那一剑是在正式拍摄时划的,监制、导演、摄影老师、摄影助理,都有可能私下拷贝了一份,甚至棚内小工,也可以趁着老大们回放视频时,用手机偷偷把画面拍下来,方元正甚至怀疑张暮宁也看过,然而《浪荡之城》一天不上档,这东西谁也不敢拿出来,戏砸了,谁都没好处。

当然,要是小草有后台,游戏规则自然也截然不同。

狗仔对这桩黑料的兴趣是有的,毕竟直接伤害搭档,可以说是毫无职业道德了,但手握视频的人岂会白白交出来,必然需是付一笔对方认为值得出卖队友的钱,狗仔不是正义超人,要用钱买的黑料如果不能换来更大的利益是完全没戏的。

方元正只是提供了几个剧组工作人员的名字给狗仔,这本来没什么戏,但碰巧狗仔一直在追踪马露露的主儿,并且已经推敲出孩子爸爸的身份,形势便大不同了。

狗仔花钱从剧组买来视频当垫脚,再和张暮宁“商量”,如果“公关费”不到位,她麾下最能赚钱的女艺人秘密生子兼独自养娃的消息便会不胫而走,而那个蓄意伤害搭档的孩子爸爸,却“奇妙”地一次又一次被经纪人包庇,换句话说,黑的不但是蓝喆,张暮宁也自身难保。

要张暮宁为了那条蓝喆伤害小草的视频而给钱狗仔她是怎么也不从的,就算视频多么清晰,真相多么显而易见,仍然可以硬扯蓝喆只是失误,况且小草受伤后和蓝喆那么“友好”,这事还是有挽回的余地,可是再扯出另一桩更惹人注目的黑料,搭上公司栽培了五年的女艺人,并且连公司品牌也要被抹黑,张暮宁就处于非常被动的位置上了。

一窝黑料要有正反两方,群众才容易走进剧情内,张暮宁要么顺着狗仔的剧本,一棍打死蓝喆,把小草捧为顾全大局、隐忍而坚强的正方; 要么,就和蓝喆一起成为反方,小草仍然是正方,还搭上另一个受害者 —— 马露露的主儿。

张暮宁根本没选择。

方元正事先并没有和小草说他会做什么,他希望小草保持啥也不知道的状态,自然地随着事件发展反应,毕竟小草仍然是一只会生小金蛋的母鸡,张暮宁就算生气,不至于会动他。

虽然方元正曾经不明所以地说过《浪荡之城》有仆的可能性,但对他的方哥居然借狗仔来绊倒蓝喆,小草还是感到有点……不可思议。

“不是说不会做坏人的吗?”

“这是他自己出岔子。”对事情的发展,方元正并没有显得太过高兴,他一直担心会牵连马露露的主儿,以至连累一直帮忙他的马露露,幸好,事情如狗仔所愿,女明星秘密生子的事情被压下去了。

马露露那边表面平静,《浪荡之城》投资方却震怒了,剧组不但要交出人头,如果影响上档,还分分钟要吃官司,张暮宁也火冒三丈 ,当了十几年经纪人,她还真没试过被狗仔这样摁住头予取予求。

张暮宁不笨,这件事表面上看似是有人缺钱了,把手中的黑料卖出去,可是时间上的蹊跷……

在蓝喆就要签进来……

在小草快要和蓝喆担演双男一前……

在小草表示他更想剃头演小和尚后……

这要不是小草的念头,便是他身边人的鬼主意。

是不是太小看这个被捡回来的小屁孩了,居然栽在他手里。

张暮宁的指节捏得发白,无论小草是出馊主意那个,抑或只是他身边人擅作主张,这种为了铲除眼中钉而宁愿一锅端的行为,绝对要不得。

方元正被单独约见了。

自从一年多前面试小草助理的职位,方元正便再没有像现在这样正襟危坐地待在这间办公室里。

张暮宁让他坐着,没说话。

这房间的墙上有一个复古挂钟,大大的罗马数字款式,平常人多,你一言我一语,那滴答声根本难以察觉,现在整个房间,却只有“滴答、滴答、滴答”的声音。

一个小时后,张暮宁换了坐姿,翘起双臂,直直地看着方元正,方元正不好和她对视,一直微微垂着头。

他打算一个字也不说。

原本张暮宁有一肚子的话,包括那种电视剧里的对白——

“想不到你挺有能耐的。”

“你以为这样做是对卷毛好?这个圈子就是要互相利用,卷毛形象好,蓝喆利用他一下,就算蓝喆曾经对他动过手,我也不会让他委屈一辈子,风水轮流转,到他有需要利用别人的时候,我也会找人垫他一下,可是现在你们一言不合就捅到狗仔那里,谁还要跟他友好?”

“你不要以为卷毛揹着受害者形象有多好,不说《浪荡之城》要糊了,那部双男一现在也暂时搁置了,蓝喆的毒唯粉,从此就变成卷毛的黑粉,你刷一下微博吧,小卷毛这名字现在大概变成白莲花卷毛了。”

可是这一堆屁话,对着这个一直把奇怪颜色往身上穿,捅出这么一个大篓子被抓现形了,还能维持着不卑不亢态度超过一个小时,眼看是不打算解释、申辩,也不打算推卸责任,张暮宁知道这个人就是像一堵墙那么硬,倔强得无可救药。

“你滚蛋吧。”张暮宁也有她的骄傲,没有扯高嗓子,惜字如金地说,“卷毛屋子的钥匙交出来。”

方元正站起来,掏出钥匙,礼貌地放在张暮宁的办公桌上。

“卷毛的事情从这一秒钟开始与你无关。”

评论(2)
热度(3)

© 默默有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