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默默是昵称
晋江/废文网/二维秀@默默有爱

【娱乐圈/原耽】⭐️小卷毛踏星记⭐️(40) 形单影只

哎这一章好甜啊啊啊!

(01-03) 高土挫与小妖精/锅盖头与卷毛狗/宠物情人 (04) 校草信箱 (05) 失信待领 (06) 半路家长 (07) 命运 (08) 梦想 (09) 我不卖的 (10) 虚浮 (11) 疯了 (12) 飞水 (13) 萌生 (14) 回去不回去 (15) 大小世界 (16) 助理的典范 (17) 放纵 (18) 我乐意 (19) 人仰马翻 (20) 面目全非 (21) 主仆游戏 (22) 潜规则 (23) 过客 24) 大姨妈 (25) 好莱坞 (26) 啵一个 (27) 坏心眼 (28) 自负 (29) 小雏菊 (30) 思量 (31) 打脸 (32) 毒小叔 (33) 变了 (34) 死肥仔 (35) 谁怕谁 (36) 八卦 (37) 仆 (38) 忏悔 (39) 滾蛋

(40) 形单影只 [撩完就跑的都早X!!!]

小草一直想像不到他和方元正这场主仆游戏到底会玩多久,又会以什么形式结束。

不管有方元正在身边日子过得有多安心,两个人每天窝在一起有多快乐,他心底绝对不想方元正就这样陪着自己直到合约完结,他的二十三到三十岁,他的黄金岁月,他的才华、理想,不应该埋没在替自己排程、打点早午晚餐、拿东西、应付粉丝和开车上。

所以对这场游戏猝不及防地结束,小草的心情有点难以形容,讶异、惶恐、失落,但同时也感觉……解脱。


“卷毛,我要哭了。”

“干嘛哭?”

“说好不分你的我的,你咋这么双标,你的事业不能分你我,我的二十三到三十岁,咋又分你我了?我是不是要哭了?”

“好好好,不哭不哭,我方哥居然学会撒娇,厉害了。”


这通电话是小草在赞助商工作室试穿去东京时装周的衣服时,趁空档打给方元正的。

张暮宁乘着狗仔爆料事件的热度,把小草的日程塞得满满当当,从前不怎么上的综艺节目,都替他接下来,不同的综艺节目在不同的城市录影,以至小草在飞东京前,已经马不停蹄,而他在每个城市机场的身影,都显得有点形单影只。

总是他自己一个人,拎着简单的行装,接机的米粉带着礼物来,看到他一个人一双手真的拿不到这么多东西,都顺着他把礼物暂且收回,小草叮咛她们不要去张暮宁的微博上闹,是他暂时不想用助理,并非公司刻薄他。


“阿正呢?”

“对啊,锅盖头正正呢?”

“他可好了,怎么丢下我们卷了?”


小草和米粉解释,阿正很久没回家了,去了南方G市探望他的妈妈。

米粉在小草面前“哦哦哦”的,一副明白了、我们会很乖的模样,回去就立刻柯南上身,查到方元正实际上是被张暮宁炒鱿鱼了,根本不会再回来。

这消息把粉丝群再一次炸了,配合最近一连串让米粉们不得安宁的事情,以至小草不接受新助理的态度,大家得出一致的结论——张暮宁就是个女魔头!

吉草CP粉阵营瓦解得七七八八,站姐都换马甲遁了,偏小草的、偏蓝喆的各回各家,纯CP粉黯然离场,当然也有转黑的,蓝喆黑自然是大多数,但卷毛黑也是有的。

毕竟不但曾经欺骗她们的感情,也实打实让她们掏过腰包;粉CP的谁不希望美丽的谎言一辈子不被戳破,像蓝喆和小草这一对,不但散伙,还散得那么难看,迫着CP粉面对之前的一切全是一场大龙鳯,迫着她们承认自己是瞎了眼睛才会相信这里面有真感情,转黑,也算是一种疏导愤怒情绪的渠道。

至于蓝喆的毒唯粉,如张暮宁所料,不少也同样成了小草的卷毛黑。

但在乱七八糟的是非中,小草确实虚火了一把。

一次性商演活动的邀请多得塞不进已经爆棚的日程里,化妆品品牌少女色系列、主题公园某卡通人物限量版休闲服装系列、健康零食品牌低热量系列……张暮宁恨不得复制几个小草,把花在狗仔身上的公关费在几天内赚回来。

没有方元正在身边,小草自己调好闹钟,不赖床,自己收拾背包,自己打车,由一个点到另一个点,再踏上去东京的旅程,完成他第一本写真集,最后自己进剧组。

因为几个主演的档期还没能敲定,校园侦探剧第二季延期到年底才开机,小草如愿,初夏时份剃头去演他的咸湿小和尚。

掰掰手指,和方元正已经有三个月没见面了。

小草没骗他的米粉,方元正在离职一个月后真的去了G市探望他的妈妈,是小草坚持要他去的,他要他离开是非之地,他怕蓝喆会找他麻烦,虽然蓝喆自身难保。

小草倒不怕这个人会再打自己的主意,蓝喆现在应该每天烧高香祈求他姚卷毛平平安安,否则无论出了什么事,媒体粉丝都会再把他拉出来鞭一鞭尸。

他和方元正再三保证,这段时间他绝对安全,揹着这个被欺负的形象,所到之处一定会被格外保护,墙倒众人推,大家都乐意站在他这一边。

也真的是,尤其看到他连个助理也没有,每个人都对他嘘寒问暖。

当然,再忙每天也必定会跟方元正通电话,不过方妈妈一年多没见过儿子,一高兴便跟老板申请在家工作,小草和方元正视频的机会几乎是零。

剃头前一天,方元正说明天怎么也要视频了,冷不防小草毫不犹豫地回他,“拒绝!”

“为什么?”方元正难掩失望之情。

“我光头的形象必须保持神秘。”

方元正在电话里发出“唔~唔~唔~”的撒娇声,还变着法换不同的声调和节奏,小草一边吐槽他每天跟妈妈撒娇撒出新技能,一边听得心猿意马,忍不住要和他来一次电话那个,裤子都脱一半了,荤话都朗朗上口了,方妈妈却忽然喊儿子,吓得方元正狼狈地挂线,小草还握着自家那话儿,气得他打开短讯,劈哩啪啦打下“撩完就跑的都早X!!!”按下传送又立刻后悔了,他方哥早X对自己有什么好处?赶紧再发一条,“早X是早起的意思哈,就是说小方方早早就站起来了哈!!!”按了传送还再补一条,“小方方威武!!!”

方妈妈瞄了瞄盯着手机,抿嘴憋笑憋得都要流眼泪的儿子,轻描淡写地说,“给妈妈看一眼呗。”

方元正立刻放下手机,一脸正经地眨了眨眼,“没、没有,啥都没有。”

没想到方妈妈竟然做出一个和小草差不多的翻白眼表情,方元正一怔,心想,保不定卷毛和他妈妈……还真处得来。

哈。

评论
热度(7)

© 默默有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