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默默是昵称
晋江/废文网/二维秀@默默有爱

【娱乐圈/原耽】⭐️小卷毛踏星记⭐️(41) 回来了

写完这一章我自己去转圈圈了,浪漫死了 :p

(01-03) 高土挫与小妖精/锅盖头与卷毛狗/宠物情人 (04) 校草信箱 (05) 失信待领 (06) 半路家长 (07) 命运 (08) 梦想 (09) 我不卖的 (10) 虚浮 (11) 疯了 (12) 飞水 (13) 萌生 (14) 回去不回去 (15) 大小世界 (16) 助理的典范 (17) 放纵 (18) 我乐意 (19) 人仰马翻 (20) 面目全非 (21) 主仆游戏 (22) 潜规则 (23) 过客 24) 大姨妈 (25) 好莱坞 (26) 啵一个 (27) 坏心眼 (28) 自负 (29) 小雏菊 (30) 思量 (31) 打脸 (32) 毒小叔 (33) 变了 (34) 死肥仔 (35) 谁怕谁 (36) 八卦 (37) 仆 (38) 忏悔 (39) 滾蛋 (40) 形单影只

(41) 回来了 [是他吧?]

小和尚的戏份在进组两个多月后便率先杀青了,这一次演出对小草来说有一个只有方元正才懂的惊喜,他私下的演技老师许龙,原来也在剧组里,而且演的角色就是庙里的主持!小草进组前太忙碌,没仔细看演员名单,进组后骇然发现不但能和老师一同剃头,还一同演戏,瞬间就把之前一堆破事儿抛诸脑后,天天缠着许龙对戏,不但开工时缠着,收工后也不放过,人前人后都大声喊“这我老师”,喊得许龙揪着他的小和尚僧袍后领子,求他别喊了,“我四十五生生被你喊成八十五了。”

没什么比理论与实践同时进行来得有效果,许龙演技好,恨不得跟他演对手戏的能跟上来,小草还不停给他老哥发红包,搞得许龙也来劲了,认真传授点更完整的学院派技巧,由分析剧本、填充角色的过去、抓住角色重点,到设计角色,再到怎么跟对手交流、碰撞出火花。

棚里棚外,总见到一大一小两个光头在晃动,两个人还会彼此替对方刮干净新长出来的头毛,这是小草第一次享受演戏,那种满足感,不是来自完成工作后,一条一条划掉日程上排得密密麻麻的场口,而是导演喊“卡”的时候,自己还在那个情境里不愿抽离,甚至因为情绪总流连在故事里,几次忘看跟方元正约好打电话的时间。

再好的演技,也不能完全不投入真感情,两个月下来,师徒俩是真的亲密了,许龙告诉小草他初入行时,为了一个电影角色,差点就答应一个去酒店房间的邀约,“可牛逼了,还是个女的呢。”可是最后他放弃了,“感觉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那么就会走上另一条路了,当然也可能是一条发大财的路。”

小草也第一次告诉一个圈内人,差点被徐步办了的事情,许龙听完的结论是,“你果然就是小和尚本人呀,那么机智狡猾,整件事情还给你搞出娱乐性来了。”

“我特么都吓死了,我以为自己杀了人!”

有剧组工作人员问小草,为什么不带个助理来打点一下,小草理直气壮地说,“我老师都没有助理,我还要什么助理?”


张暮宁这段时间可以说是对小草不闻不问了,大有让他受受苦,以后就知道听话的意思,没想到小草却乐在其中,他和方元正说,这是他入行以来最开心的两个月,话出口又觉得不对,“不是不是,有阿正的时候也是很开心的,是、是不同的开心……”

“行啦,阿正就是个……陪床!”方元正假装生气。

虽然这几个月小草踏踏实实地在拍戏,许龙也算间接地在照顾着他,但方元正还是要求小草把日程钜细无遗地报告, 他已经准备动身回S市,小草却告诉他,还要接着飞。

“我的光头要曝光了。”小草不自觉地摩挲头顶,这是演小和尚落下的习惯性小动作,“我要和侦探剧的主演一起上节目预热第二季,方哥,你说我好不好戴个卷毛的假发?”

“像麦当劳叔叔那种吗?”方元正一本正经地问。

小草翻一个没人看到的白眼,“方、元、正!”

“我还没看过你的光头,我咋没有先睹为快的特权?是不是要我凶你啊?嗯?”装凶的方元正,简直不要太可爱。

“哎呀……”小草都要被方元正萌死了,压低声音软软地说,“我不想你想着我光头的样子打fēi jī嘛,万一养成恶趣味怎么办?”

“这是理由吗?”方元正也跟着压低声音,浑厚磁性的声音显得更性感了,“小伙子你的恶趣味还少吗?我现在就去下载你的照片然后P个光头看着打!”

“方哥!”小草啧了一声,“乖,咱注意下形象哈。”


节目在W市录影,炎炎夏日,假发帽子什么的全都不想戴了,换上赞助商今年夏天的白色潮T,配一条破牛仔裤和薄底皮鞋,小草打算就这样走他的机场秀。

暑假还未结束,小草已经做好心理准备来接机的米粉数量会比较多,但甫走出通道,还是被黑压压的人头吓了一跳!

自己没那么火吧?

小草看到人群中靠前的都是熟悉的脸孔,这些妹子们看到光头的小草,兴奋得尖叫起来,小草连忙做出“嘘”的手势,妹子们立刻捂着嘴,但还是跺着脚,难掩激动的情绪,小草推着行李,向她们靠近,妹子们举着手机和单反拍照,一切和以往的机场秀没什么两样,然而小草总觉得有点不对劲……

人数真的反常地多,一般来接机的粉丝顶多五、六十人,现在目测却超过一百人,轻车熟路的粉丝一边和小草说话,一边替他开路,比较生涩的,就傻痴痴地黏在这些能和小草聊上几句的粉丝后面,可是有一小堆不徐不疾地跟着大队的妹子,小草瞥见她们脸上带着奇怪的表情。

没有一般粉丝的热情亢奋,看来有点紧张,又有点惶恐,人太多,粉丝又一直喊他的名字,小草没办法一直注视着那一边,只能用眼角余光间歇性地注意一下。

走出机场的路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被簇拥着虽不至于寸步难行,也总不能健步如飞,况且好些粉丝千里迢迢来见他一面,小草也就尽量以不阻碍其他乘客的前提下,慢慢和粉丝一起走。

这样以几乎是蠕动的步伐走了二十分钟,才终于走出机场大门。

因为米粉都晓得小草现在没有助理,所以大部分只带来信件卡片,有人拿出一个大大的手挽纸袋,让其他人把信件都交给她收纳好,大家急匆匆地掏出卡片,有人说“快点,不要耽搁卷毛的行程。”有人说“我做了小饼干可以一并放进去吗?”小草见妹子们有点手忙脚乱,便安慰她们说不急的,还躬身帮忙把东西归置好。

就在小草的注意力集中在整理东西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尖叫,他本能反应地转过身来,可在他什么也没看到前,整个人就被紧紧抱住。

吆喝声、开骂声,嘈杂而混乱地在小草耳声响起来,可是这些声音都被这个怀抱隔开了,因而让他有几秒钟错觉事不关己,他的脸被压贴在一个既陌生又熟悉的胸膛上,是他吧?

是方元正吧?

鼻尖传来久违的体味,淡淡的,像青草的香味,那些远远近近的吆喝声好像变调了,变成了惊叹声,小草推了推把他搂得紧紧的胳膊,从这怀抱里稍稍挣脱出来,抬眼一看,双眼骤然酸涩起来,他使劲忍着,才没有哭出来。


我的男神,回来了。

评论(2)
热度(3)

© 默默有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