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默默是昵称
晋江/废文网/二维秀@默默有爱

【再续前缘/原耽】💞你的名字,我的姓氏💞⑪

前缘《吻别①-⑥》 你的名字,我的姓氏①         

你的名字,我的姓氏⑪

“我三十二岁结的婚,在香港,一年半后就离了。”乐凡的眼睛失去了焦点,“是前妻到法院以不合理行为提告离的婚……香港有这样的提告条件,跟通奸并列……你知道是什么不合理行为吗……”

“……”

“一年半我都没跟她做过一次。”

大排档的灶火熊熊烈烈地燃烧着,火星子滋滋的响,旁边桌子的大老爷们都扯开嗓门喊老板来几瓶冰啤酒。

大概因为一直没伴儿,傅青枫和乐凡同样不喜喝酒,占着位置又不加菜,自然惹来老板的目光;乐凡又一副文弱书生的模样,和大排档的烟火味格格不入,傅青枫不想他被盯着,起身买单去。

结果也没吃到什么东西,傅青枫要带乐凡回家,至少能给他下个面,乐凡却说,“先走走吧……”

“会不会太累……”

“我怕回到你家,抱着你,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夜茫茫,两人在街头漫无目的地走着,经过二十四小时便利店,傅青枫进去买了一瓶矿泉水,也没勉强乐凡喝下,就垂手握住着瓶子;仿佛握住了一点实质的东西,心也比较踏实。

南方城市的炎夏,晚上还是暖烘烘的,不过空气比白天清新多了;走了一阵子后,傅青枫在空荡荡的马路边,拽起乐凡的手腕,把他带到一个公交车站候车亭,那里有一排水泥仿木纹的矮凳子。

沉睡中的城市,宽阔的马路上偶尔才有一辆汽车快速驶过,远方墨蓝色的天空,挂着几颗特别亮的星星。

“傅青枫。”

“嗯?”

“你当时……就一心来这里打算自力更生了?”

“嗯。”

“你比我还小大半年,我已经四十岁了,你现在还是三十九。”

“也没差。”

“傅青枫。”

“嗯?”

“你恨你父母吗……”

傅青枫的视线落在马路对面那棵垂着气根的大榕树,卷毛小时候总说,这树好老啊,须子那么长。

“我没恨他们。”半响后徐徐地说,“我已经不太记得他们的样子……也不知道他们是生是死……就是个陌生人吧……”

一辆奔驰敞篷跑车在他俩面前呼啸而过,开车的男人大半夜还戴着墨镜,傅青枫和乐凡同时看到了,同时转头看向对方,傅青枫眉头一挑,乐凡抿抿嘴笑了,“瞎子开车啊。”

由木无表情到笑翻天就是两秒钟的事情,傅青枫挠着圆寸头笑得像个高中生,“傻逼啊你!”

往昔快乐的时光就这样回到他俩的眼前,喊他“傻逼”,损他“娘炮”,被回敬“小乞丐”、“不要脸”……傅青枫忽然弹起身来,转头和乐凡说,“跟我来!”

乐凡有点懵逼地跟着傅青枫走,走着走着,步伐变成小跑步了;左拐右转后,眼前是一片黄色脚踏车车海。

乐凡愕然地看着傅青枫站在一台脚踏车前,拿出手机捣鼓一阵子,再弯腰解开车锁,然后又往旁边另一台车前,想把那一台也解了。

“等一下!我不要……”

傅青枫转头看向乐凡,树影下是他期待又沮丧的脸,瞬间了然,“啧,这种载不了人的……”

乐凡却一意孤行,把傅青枫推上车,“赶紧啊!”

跨腿骑到车上,傅青枫无奈地看着乐凡,乐凡仰仰下巴,手踮着傅青枫的肩膀,借力一跃,整个人站在车尾上。

“你行不行啊?”傅青枫扭头瞄了瞄人。

“开车!”

小小的脚踏车,绕着小公园的边陲转了一圈又一圈,同样的歌声又再响起——


前尘往事成云烟

消散在彼此眼前


“傅青枫!”

“什么?”

“你知不知道为什么我这么喜欢这首歌?”

“……”

“我其实就喜欢里面的两句!”

“那、那两句?”


乐凡放声地唱——


你笑的越无邪

我就会爱你爱得更狂野……

评论(2)
热度(3)

© 默默有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