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默默是昵称
晋江/废文网/二维秀@默默有爱

【再续前缘/原耽】💞你的名字,我的姓氏💞㉒

前缘《吻别①-⑥》 你的名字,我的姓氏①                    

你的名字,我的姓氏㉒

初秋的时候,乐凡已经脱离病君的模样,虽然还是瘦削,但看起来就是一个长得很清秀的小叔叔,白晢的脸上常带着一抹红润,都是傅青枫每天熬的各式汤水养出来的。

甜点店还是天天开门营业,傅青枫一直说店可以不开,但乐凡非常热衷每天催促他一起去店里干活,“不干活你说咱们还有什么事干?”

基于可以“干”的事还……真的有,傅青枫也就乖乖捎着乐凡去开店,有时候开面包车,但更多时候骑新置的脚踏车。

蹭傅青枫的脚踏车车尾大概是乐凡最快乐的时刻,可是南方毕竟不似东北,就算已经是秋天,骑脚踏车还载着个成年人,不到十五分钟傅青枫便汗涔涔的,骑到甜点店的时候连内裤都湿透了。

试过一次之后,乐凡每天便在揹包里放一套干净的衣服和毛巾;到店里的时候,先将傅青枫拉进卫生间扒光,再泡一条凉凉的湿毛巾,把人从头到脚擦一遍;擦的时候发号着施令——

“举起左手……右手……仰头……转身……腿张开……撅起屁股……”

“……”

“屁股缝里都是汗!”

“……”

擦着擦着,总是在擦枪走火的边缘……

傅青枫为了乐凡开店,但店的生意却比从前好了。

甜点店女顾客一向比较多,买一块小蛋糕回办公室,让上班的时间没那么难过;或是学生们放学后联群结队来,凑钱买不同的款式,围在一起你吃一口我吃一口,也有来订制生日蛋糕的,或是情侣庆祝纪念日;傅青枫一向不跟客人作交易以外的交流,对话仅限于“请问要几块?”“这个带点酸味。”“谢谢四十八块。”

乐凡帮忙看店后,女顾客看见他清清秀秀又总带着微笑,不自觉地会在甜点柜前逗留久一点,问问“那一款味道比较好啊?”如果是傅青枫回答,就只有简单两个字“都好”,迅即把对话聊死;但乐凡会仔细回答,“这个黑森林蛋糕用的是可可含量百分之七十的黑巧克力,樱桃还先用橙酒腌渍,所以它的甜味都有一种厚度;柠檬批吃起来就比较清爽,甜甜酸酸的,多吃也不会腻;提拉米苏啊,配咖啡最满足了……”

结果打算买黑森林蛋糕的,都多买一盘柠檬批,打算买柠檬批的,又多买两杯提拉米苏;傅青枫旁观着乐凡,心里开心得不得了,嘴上却吐槽他,“你瞎掰什么鬼。”

“怎么样?我是不是很有顶级销售员的范儿?”

傅青枫沉吟一回,“有……老板娘的范儿。”        

一些常来的客人开始和“老板娘”聊天,说老板一直酷酷的,不过大家都知道小卷毛是他的小侄子,以前卷毛还小的时候,就见过这小孩在店里帮忙,有时候还有一位超级帅哥在后橱进进出出,说的其实就是方元正。

聊开了,有人免不了八卦,“看你不像打工啊,你和老板是……朋友吧?”

“我们是……发小啦。”

也总有人试探说,“我家闺女很爱吃你们的小蛋糕呢……”

有一次,一位太太说得眉飞色舞,拿出手机把她家女儿的照片刷出来给乐凡看;一直在后橱听墙角的傅青枫终于憋不住,走路没声音那样飘到乐凡身边,不止把那位太太吓了一跳,一向借字如金的他还突然开口说,“他我对象。”

陡地又把对话聊死了。

评论(3)
热度(5)

© 默默有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