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默默是昵称
晋江/废文网/二维秀@默默有爱

【娱乐圈/原耽】⭐️小卷毛踏星记⭐️(44) 捆绑

倒数完结,这一章应该会给大家一个意想不到的转折 p.s. 好开心,感觉最难写的部分都写好了!

(01-03) 高土挫与小妖精/锅盖头与卷毛狗/宠物情人 (04) 校草信箱 (05) 失信待领 (06) 半路家长 (07) 命运 (08) 梦想 (09) 我不卖的 (10) 虚浮 (11) 疯了 (12) 飞水 (13) 萌生 (14) 回去不回去 (15) 大小世界 (16) 助理的典范 (17) 放纵 (18) 我乐意 (19) 人仰马翻 (20) 面目全非 (21) 主仆游戏 (22) 潜规则 (23) 过客 24) 大姨妈 (25) 好莱坞 (26) 啵一个 (27) 坏心眼 (28) 自负 (29) 小雏菊 (30) 思量 (31) 打脸 (32) 毒小叔 (33) 变了 (34) 死肥仔 (35) 谁怕谁 (36) 八卦 (37) 仆 (38) 忏悔 (39) 滾蛋 (40) 形单影只 (41) 回来了 (42) 反了 (43) 后悔

(44) 捆绑 [这条船,没贼的。]

气氛没可能不怪异。

四人餐桌上,张暮宁坐一边,方元正大方地坐下在她对面,小草看着这个局面,只好像个局外人般坐下在方元正旁边。

服务员前来下单,张暮宁有点尴尬地只多要一杯咖啡,方元正也礼貌地点一杯咖啡,小草看看他的经纪人,又看看他的小男友,腮帮子一鼓,大声说,“海南鸡饭!”

方元正主动打破僵局,以轻松又不失真诚的语调和张暮宁说,“吓到你了,不好意思。”说完豁然一笑,尽显他其实非常习惯因为外型的关系而招来的目光。

张暮宁的脑袋还是一片混乱,她好像知道了一些事情,又好像还是看不懂。

方元正不是来闹着玩的,他有满脑子的事情要和张暮宁“商议”,所以他再次主动解窘,“我有半年没见过卷毛了,实在挂心,就飞过来了。”方元正转头朝小草笑了笑,“他都不知道我会突然出现呢。”

小草轻轻托着腮帮子,这姿势让顶着个小光头的他显得非常无奈。

张暮宁轻轻地“啊……”了一声。

“别介意。”方元正继续说,“都是因为实在放心不下。”

骤耳听来,方元正说的是因为他这么久没见过小草,实在放心不下,所以贸贸然飞过来了,然而细琢一下,又像是隐晦地道出他之所以曾经是那个阿正,都是因为实在放心不下小草。

服务员送上两杯咖啡和海南鸡饭,即时把气氛再缓和了一点,在不能不听方元正的话乖乖坐着,又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的前题下,小草选择——吃!

张暮宁踌躇着应该先和方元正说什么,这么一枚大帅哥主动释出善意,丝毫没提及半年前被自己决绝地赶走的事情,自己必须赶紧回馈一点什么,才能把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拉近。

回馈点什么……对!当然是和小草有关的事情,他从头到尾紧张的就只是小草!

“卷毛,”张暮宁温婉地转向小草,“《笑侠江湖》拍得很高兴吧?前天我打电话给张导,他夸了你五分钟。”

“啊?”小草满嘴鸡油地看向张暮宁,“没那么夸张吧?哈哈。”小草傻气地笑了,禁不住瞟了一下方元正。

方元正却像毫无顾忌地直接伸手挠挠他的小光头,“咱们卷毛可用功了。”

张暮宁一怔,这宠溺……小草也一点没抗拒这种细微的亲密举动,他们……他们是早就在一起了吧……

张暮宁突然想起那次小草犯重感冒,方元正伺候他的时候,直接拿纸巾替他擤鼻涕,当时看着居然不觉得有任何毛病,现在回想,再鞠躬尽瘁的助理,也不会替他的主儿擤鼻涕吧……这都把人当小祖宗伺候了。

如果,眼前的方元正真的才是他的真身,那小草百分百就是他的……软肋。

而且是非常非常软的软肋。

而小草是在自己的手上……

但是,张暮宁又犹豫了,方元正曾经对他自己那么狠,为的就是秘密保护他的宝贝,现在却把自己的软肋如此坦然地展现……为什么?

“暮宁姐,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方元正歪头一笑。

不能让这小子一直占据主导地位了,用自嘲示弱来疏解一下吧,张暮宁挤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颜即正义,姐输给你了。”

小草“噗”的一声呛了呛,连忙拍拍胸口,拿起面前的汤喝一口。

“暮宁姐,”方元正挪了挪手肘,挺了挺腰,“我可以和你签约。”

小草腾地扭头看着方元正,眼睛瞪得老大,嘴角还有两粒米饭。

张暮宁脑袋嗡的一声,也没法做出什么伪装的表情了,直接来一张惊讶脸。

“别紧张,”方元正安抚她,“我和你签约,只是做纸上明星,我不会拍戏也不会唱歌,实际上我准备重新考研,我的专业是生物化学,之前面试卷毛助理的时候有和你提起过。”

张暮宁有点放弃拿回掌控权了,缓缓地说,“老实说,阿正的模样,还真的和生物化学比较搭……我不懂生物化学,感觉就是一堆符号,是死念书的宅男才会喜欢的东西……”张暮宁终于真的发自内心地自嘲,“在娱乐圈混的,总以为自己身处一个凡人进不来的花花世界,其实,井底之蛙就是我们这些人。”

“方哥……”小草嘴角那两粒米饭还挂在那里,方元正看见了,皱了皱眉头又笑了笑,拿起餐巾替他揩了揩,再扫扫他的背,温柔地说,“没事,好好吃饭。”

小草,“……”

事到如今,张暮宁不得不先放下自己的小心思,静静地聆听方元正的心思。

“我和你签约,至少可以保证没有别家能签下我。”方元正有点腼腆地笑了,“好像很自大,但我相信暮宁姐现在想的应该是这件事,这是你的职业病,就像我到现在也会习惯性地替卷毛检查酒店房间。”

小草瞄瞄张暮宁,只见她脸上罕有地少了那份平常予人犀利的感觉,倒有点像当年在学校里,听着方元正表述处理校草信箱意见的王老师,有点拿方元正没办法,又不得不承认这个因为外型而招来一堆问题的学生,着实有想法也有他的道理。

“虽然我没有当明星的意欲,但只要我一天被你的合约束缚,你一天也有机会把我说服,谁知道呢?或许某天我突然就……开窍了,哈。”

方元正垂眼笑了笑,张暮宁真是败了,她见过数不尽好看的男生,但还是被这样随意的一笑,挠得心痒痒。

“就算最后我还是没开窍,没替你赚一分钱,你也不会有任何损失,你不用对我投放任何资源,不用补贴我一分钱生活费,不高兴了,随便把我晾在一边就可以了,对你来说,这是一桩有可能赚钱,却没可能亏损的交易。”

一切有利于己的谈判虚招都没意思了,张暮宁直接说,“这桩……交易,条件一定是和卷毛有关的,对吧?”

“嗯。”方元正点点头,“我把自己和卷毛捆绑在一起,然后邀请暮宁姐你来上我们这条船,这条船,没贼的,只求卷毛一直平平安安,开开心心。”

说罢,方元正看着张暮宁展开一个大大的笑容,丰神俊朗,活脱脱就是电影剧本上那些对男主角的描述——真箇是意态撩人。

评论
热度(7)

© 默默有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