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默默是昵称
晋江/废文网/二维秀@默默有爱

【再续前缘/原耽】💞你的名字,我的姓氏💞㉖

前缘《吻别①-⑥》 你的名字,我的姓氏①                        

你的名字,我的姓氏㉖

“喂傅青枫。”乐凡拉拉傅青枫的袖子,傅青枫立刻侧头倾听。

黄大仙庙庙大香火旺,踏进庙里的人络绎不绝,全都捧着大束烧得缭绕的香蠋,有些人口中念念有词,有些人上完香后掏出好几百块钱投进旁边的香油钱箱里。

傅青枫听罢乐凡的话后猛地摇头又摆手。

“干嘛不要?”

傅青枫还是摇头。

“为什么?”

傅青枫没有回答乐凡,目光落在不远处,足有半个人那么高的香油钱箱上。

“入乡随俗,咱们也去随点香油钱。”说着傅青枫掏出钱包,却被乐凡一手摁住。

“我来。”乐凡掏出手机,凑到傅青枫耳边说,“黄大仙很潮的,支付宝就可以了,咱们意思意思,添个一百哈。”

“那怎么成?”

“怎么不成?我去扫一下,没人看到我扫了多少钱。”

傅青枫“啧”了一声,乐凡看到他这副认真的模样,更来劲了,“其实五十就可以。”

走出寺庙,天朗气清,没有一点冬天的感觉,乐凡看到傅青枫那副忧国忧民的脸孔,忍不住伸出手指戳了戳他的脸颊,傅青枫斜睨一下旁边的人,“没个正经。”

“哟,你真怕香油钱添得太少,大仙不保佑咱们?”

傅青枫抿了抿嘴,“不是你说的吗?黄大仙可灵了。”

“我可没说黄大仙唯利是图,你看这庙就在香港最贫穷的地区里,黄大仙就是老百姓的大仙,还有,你又不肯求签,不给黄大仙指点你迷津的机会,大仙都不好意思多收香油钱!”

“……”

“你干嘛不要求签?”

“……万一求到一支不好的签……”

“啧,傻死了,都说签筒里只有一支下下___”乐凡突然煞住脚步,“死人头傅青枫……”

傅青枫被乐凡一连串叽哩呱啦绕得有点晕头转向,兼且还在迷信的情绪里,忽然被突兀地喊死人头,陡地把他吓了一跳,“怎么了?不要装神弄鬼……”

“闻到吗?”

“……吓?”

乐凡急步往前走,傅青枫只好紧随其后,路窄人多,这次是真的怕走散了;不过傅青枫只看乐凡的背影,都能感受到他的兴奋,走着看着,居然就被感染了,啥事都没搞清楚也跟着兴𡚒起来,自己也觉得自己傻透了。

然而傻人有傻福,傅青枫终于也闻到了,禁不住眉开眼笑,几步之遥的乐凡已经停在白烟袅袅的小摊子前。

是港式烤地瓜。

“傅青枫!你吃几个?”

傅青枫不敢告诉乐凡,自从离开东北后,他就再也没吃过烤地瓜。

“两个!”

乐凡用流利的广东话和摊贩说说笑笑,傅青枫在他背后一直看着他,有一种一切都事过境迁的愉悦。

捧着满袋子热腾腾的烤地瓜,还有糖砂炒栗子,乐凡笑得像个小孩子;傅青枫那迷信的心又冒出来了,黄大仙果然是老百姓的大仙,大仙果然胸襟广阔……

“这就是咱们今天的晚餐!哥带你去尖沙咀海傍野餐!”

“你什么时候成了我哥?”傅青枫翻个白眼。

“我本来就比你大。”

从来没有主动开过黄腔的傅青枫,就这么自然地献出他的第一次,“拜托,我比你大好不好。”

一句话,把一向在情事上都比傅青枫主动的乐凡杀个措手不及,傅青枫还得意地扬扬眉头,“不服气?晚上比一比。”

“……不要脸!”

乐凡把傅青枫带到尖少咀海傍,坐下在文化中心的石阶上啃地瓜,华灯初上,两个人一点也不像游客,倒像兜里没几个钱却依然温馨约会的情人。

傅青枫自己也没注意到,他已经没有刻意关注乐凡的胃口;乐凡自己同样没注意到,他已经吃得跟一般人一样了。

东北烤地瓜的味道,应该跟港式的不太一样;傅青枫有点忘了,也罢,从此以后,烤地瓜就是今天晚上的味道。

“傅青枫,你知道红磡体育馆吗?”

“嗯?什么?”

“就是很多歌星开演唱会的地方呀。”

“……哦。”

“你看那边。”乐凡指向海滨长廊的尽头,“那边,看见吗?”

傅青枫看向乐凡指着的方向,长廊上蜿蜒的路灯尽头,有一座像倒转金字塔的建筑物,底下一排颜色缤纷的灯光往上照射着。

“要不要去看演唱会?”

“哈?”

“只要你承认我比你大,哥就带你去看演唱会。”

“……屁啦!我、我虽然没看过演唱会,也知道演唱会的票不像电影票那样,开场前还能买到……况且你怎知道今天晚上有演唱会……”

“灯都亮了,肯定有。”

“你、你不是想去买黄牛票吧,别……”

“走!”

乐凡牵起傅青枫的手,在熙来攘往的海滨长廊上,朝着色彩绚烂的方向迈步。

评论
热度(3)

© 默默有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