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默默是昵称
晋江/废文网/二维秀@默默有爱

【再续前缘/原耽】💞你的名字,我的姓氏💞番外① 我愿意

前缘《吻别①-⑥》 你的名字,我的姓氏①                          ㉗ - 完结篇

番外① 我愿意

由乐凡在演唱会上替自己戴上戒指那一刻开始,傅青枫便在傻愣愣和飘飘然两种状态之间不断切换。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非但没有淡化的迹像,反而好像愈来愈严重。

例如他多次搞错日期,从香港回来后,乐凡和他商量甜点店逢星期四休息,腾出时间筹备他俩的婚礼,傅青枫没说好,但他总是在星期三,甚至是星期二清晨的时候傻愣愣地说,“今天不用开店……抱着再睡会儿……”

但习惯早起的他根本没有睡回笼觉的本领,抱着乐凡便开始喃喃自语,“我听不懂英文……到时候会不会糗大了……”

结婚这件事对傅青枫来说太不真实了,活了四十年,压根没想过自己会结婚;在他的观念里,结婚是一男一女的事情,就算卷毛常说退出娱乐圈后要和方元正私奔,傅青枫也只当这小鬼是玩过家家;他不是不知道同性伴侣在国外可以正式结婚,只是从未想过这种事情会和自己有任何关系。

乐凡在演唱会上、在《你的名字,我的姓氏》这首歌唱着的时候向自己求婚的画面,一直在他脑海里萦绕不散,“嫁给我……或是,让我嫁给你!”这句话更像跳线的唱片一样反覆在他耳边响起;离开红磡体育馆的时候,傅青枫感觉自己像踏在云端上,每一步都不踏实,他不再抗拒乐凡众目睽睽下拉着他的手,因为他觉得自己随时都可能摔倒。

“傅青枫,你这是答应我啦?”

“我不管,戒指你都戴着了。”

“咱们的婚礼在英国举行。”

傅青枫又一次愕然地看着乐凡,他以为……

他以为乐凡说要和他结婚,是类似于他们自己把自己看作已经结婚了,互相戴着戒指,顶多……顶多就是跟卷毛和方元正去馆子吃一顿比较丰富的。

“干嘛这样看着我?傻瓜。”乐凡轻轻拧了拧傅青枫的鼻子,傅青枫的鼻子虽然高挺,但鼻头有点肉肉的,“你的鼻子好好看,四十岁开始就是走鼻子的运气,傅青枫你要走运了。”乐凡再仔细地看着傅青枫的脸,“我以前已经很喜欢你的眼睛,就是有点太……水汪汪了……这种眼睛放古代就是红颜祸水的眼睛……”

如果是平常,傅青枫一定回敬一句“神经病”,但那一刻他的脑袋当机了,什么都不懂得说。

就这样,他俩的婚礼定在英国举行。

除了傅青枫处在不正常的情绪中,卷毛同样像脱了线一样。

乐凡能买到歌神演唱会的VIP门票,全靠卷毛和方元正威迫利诱他们经纪公司找门路,以及动员香港的粉丝帮忙;乐凡只跟他俩说,这个约会很重要、非常非常重要,他在香港生活了十几年,歌神开演唱会的时候,他都会买两张普通座位的门票,在体育馆门外坐着;没有傅青枫的话,他也不要进去。

乐凡单是这样说,卷毛已经觉得凡叔叔要带自己小叔去看演唱会这件事必须实现,殊不知道他的凡叔叔从香港回来后和他说,“傅青枫答应我的求婚了。”

“……”

“我在演唱会上和他求的婚……卷毛,谢谢你替我张罗票子,这对我、我们来说真的意义非凡。”

“……”

“卷毛?”

方元正看到卷毛又像第一次见到乐凡时那样,眼睛瞪得老大,整个人像被点了穴道般一动不动,便有点不好意思地和乐凡说,“卷毛他……应该是太激动了……”

“你要和小叔私奔……”

“不是不是!”乐凡连忙安慰卷毛,“我们只是去英国正式结婚,然后去蜜月旅行,然后就回来了。”

“这就是私奔……”

乐凡以为卷毛误会自己要抢走他的小叔,便进一步解释,“我和傅青枫结婚后依然会住在这里,你休假回来傅青枫还是会烧饭大家一起吃,你喜欢的话,我和你小叔可以跟你们一起去旅游……傅青枫嘴上没说,但他肯定是惦记着你的,有一次我还撞破他在后橱偷偷刷你的微博____”

“但这明明就是私奔!方哥,小叔他爬我们的头去私奔!私奔这个梗居然给小叔拿下了!明明是我从十五岁开始就说要和你私奔的!我当明星就是为了攒钱和你私奔,结果呢?是把小叔送去私奔!现在凡叔叔和小叔先拔头筹了,那我们还私不私奔?如果我们不私奔,我还有什么人生目标?”

方元正和乐凡头上瞬间冒出一排黑线。

因为傅青枫不是傻愣愣就是飘飘然,有关婚礼的事情几乎都是乐凡在拿主意。

乐凡挑了伦敦的Ironmongers Hall作为婚礼场地,充满英伦特色的礼堂,他把图片给傅青枫看,傅青枫盯着图片久久不作声;乐凡奇了怪了,这场地真的非常好,除了礼堂,外面还有一个庭院。

“怎么了?不喜欢?”

“太……太大了吧?”

“也没有很大呀……”

“可是我们……没有宾客。”

乐凡一怔,这个礼堂能容纳至少一百人,而他和傅青枫,加上卷毛和方元正,只有四个人。

乐凡想说四个人就四个人呗,但又怕傅青枫觉得太冷清;其实傅青枫一点也不怕冷清, 他只是怕浪费。

“我不是有三百万吗?”

“三百万全拿来结婚?不行!”

“不是啦,就是说拿十几万出来没问题啊……喂傅青枫,你还没嫁给我,就一副老婆管着老公钱包的模样嘛。”

“……”

嫁给乐凡这个概念绝对是别扭的,但是傅青枫又觉得不应该介意,毕竟乐凡也说反过来他嫁给自己也行;可是因为傅青枫一直傻傻的,乐凡便一直在口舌上占他便宜。

然后卷毛又来添乱。

“凡叔叔,我小叔绝对不会裸嫁你的,他的嫁妆我全包!”

轮到傅青枫头上冒出一排黑线。

“一台新车、现金五十万、婚礼上所有礼服、摄影,还有____”

“等等、等一下……”乐凡阻止卷毛说下去,“那我也要给彩礼。”

“你不是给了吗?”

“什、什么时候给了?”

“凡叔叔都立了遗嘱,呸!财产转移书,你现在没什么家当的了,听我就对啦,知道吗?”

“……”

“唉~”卷毛摊在沙发上,“终于把小叔嫁出去了,我容易吗我?”

婚礼礼堂上确实只有四个人……如果不把一支五人摄影小队、一支三人造型小队算进去。

踏上去英国的飞机时是夏天,距离乐凡求婚足有半年之久,但傅青枫看来仍然像在做梦;在这半年里,他像是任人揉搓的洋娃娃,卷毛一句“我都拉了赞助商,小叔你什么都别管,该干嘛干嘛去。”傅青枫和乐凡就被方元正带着去做美容、试礼服,甚至去修了指甲;劳动了半辈子的傅青枫,僵硬着接受各种伺候,修指甲的时候,美甲师全程都在说“傅先生,手指完全放松就行了,不用撑着。”

乐凡知道傅青枫不习惯被这么多人围着转,晚上总问他累不累?傅青枫总是乖乖的回答,“不累。”

“那开不开心?”

“……嗯。”

“喂傅青枫,你也太含蓄了吧……话说直到现在你还未正式说过愿意和我结婚!”

“我……”

“说!说来听听嘛。”

“……”

每次到这节骨眼上,傅青枫的腼腆,总换来被压。

卷毛骗他小叔,婚礼上的摄影队拍的是自己和方元正,是时尚媒体来拍大片的,因为他和方元正全身上下,由内到外都是赞助;傅青枫本来没那么好骗,但他心情太紧张,没办法顾及那么多;乐凡却悄悄和卷毛商量要不别拍了,怕傅青枫因为镜头的关系更害羞,卷毛淡定地拍拍乐凡的胳膊,“凡叔叔你少担心,这几年下来没少狗仔队去甜点店偷拍,小叔早习惯了。”

乐凡还是有点犹豫,卷毛只好道出他找摄影队来的真相,“我一直怕小叔会有老人痴呆症,会忘记我们,到时候就可以把片子拿出来证明我们是谁呀。”

“……傻孩子。”

“不是、小叔常常一天都不说一句话……”

“他现在话挺多的。”

“喔……”

“谢谢你卷毛。”

“这个真没花多少钱。”

“不是,”乐凡顿了顿,“凡叔叔一直很想亲口对你说谢谢。”

“哈?”

“这二十几年来,幸好有你。”

后来卷毛和方元正说,“上一代人好奇怪,话都反过来说,明明就是我这二十多年来幸好有小叔,否则我就在孤儿院,然后被领养了,但原来是一个养成的圈套!我被洗脑永远逃不出我养父掌控的世界,在我还未成年前,他就强奸了我___”

“等等!”方元正真是头大了,“你最近下的什么鬼小说App?换一个!”

英国法律规定,傅青枫和乐凡各自需要一名证婚人,于是卷毛和方元正便成了不二之选。

四个人认真聆听婚礼监礼人讲解程序,虽然只有两个人真的听明白。

乐凡细心地一句一句翻译给傅青枫听,方元正也扼要地把程序跟卷毛说一遍,卷毛常年拍戏,对要他站在那里、什么时候说什么台词这些满有信心。

傅青枫却怕自己会出错。

“怎么会出错?”卷毛眨巴着大眼睛,“小叔你只需要在主持人用英语问你一堆问题后大声说,I will!就成啦!”

“……”

“哎之前之后他blahblahblah说的那些,你只要装作听得懂不就可以了吗?”

“……”

“你怕装得不像?如果演不好,咱们再来一条就是了!对不对,方哥?”

“……”

“啊,你是怕你说I will的发音不标准?不怕,方哥你来跟小叔练习一下,小叔他怕是害羞了,不敢在凡叔叔面前练习。”

“……”

得亏卷毛把一切说得像拍戏一样,大家的心情都轻松起来。

卷毛这鬼灵精还让礼堂放《你的名字,我的姓氏》来当背景音乐。

曾听说过 寻觅爱情

就像天与地别离和重聚过程

而我跟你 平静旅程

并没有惊心也没动魄的情境

只需要 当天边海角竞赛追逐时

可跟你 安躺于家里便觉最写意

只需要 最回肠荡气之时

可用你的名字 和我姓氏

成就这故事

“Mr. Le, will you have this man to be your husband; to live together with him in the covenant of marriage? Will you love him, comfort him, honour and keep him, in sickness and in health; and, forsaking all others, be faithful unto him as long as you both shall live?”

“I will.”

如果要说 何谓爱情

定是跟你动荡时闲话着世情

和你走过 无尽旅程

就是到天昏发白亦爱得年青

不相信 当天荒不再地老不合时

竟跟你 多相拥一次便爱多一次

怎相信 最回肠荡气之时

可用你的名字 和我姓氏

成就这故事

“Mr. Fu, will you have this man to be your husband; to live together with him in the covenant of marriage? Will you love him, comfort him, honour and keep him, in sickness and in health; and, forsaking all others, be faithful unto him as long as you both shall live?”

一身浅灰色英式传统燕尾礼服的傅青枫,挺拔得让卷毛和方元正骄傲,他看着监礼人,当这一段话说完后,却垂下了眼睛,乐凡心里有点焦急,大家屏息静气,直到傅青枫终于再抬起头,那一双明亮的眼睛,终于叫大家都安心了。

“I will.”

说罢后,傅青枫的嘴角漫开一抹微笑,这笑容渐渐在他的脸上变成像小孩一样的笑脸,露着齿的笑容,甚至能看到他脸颊上那浅浅的酒窝。

卷毛看呆了,他从未见过他小叔这样笑过。

方元正也看得眼眶泛红,他尊敬的傅叔,怎么能把一颗心保存得那么好。

乐凡激动得不顾婚礼程序,一把抱着傅青枫,在他耳边喁喁细语,“死人头傅青枫,你终于肯说你愿意了!”

你愿意让他当你的丈夫吗? 和他一起生活在婚姻的约定里,无论疾病或健康,爱他、安慰他、尊重并保护他;并且放弃其他所有人,只要你们还活着,都对他忠心耿耿?

我愿意。

评论(3)
热度(4)

© 默默有爱 | Powered by LOFTER